鬼故事TV > 校园鬼故事>吃人的石头鬼故事TV

吃人的石头

鬼故事TV发布时间:2022-02-18 14:49:26【校园鬼故事】人正在读本文共有6459个文字

简介:“哎!你干嘛?你听我说,此地不宜久留!叶阿蝶新年期间恐怖力作,2022年全新火热升级,更有更多佳作全面改版,尽情关注阿蝶讲故事,惊魂记!” “阿蝶讲故事,镜子系列。” ...

 卡雷迈是一个淘气的男孩,他在学校里,用蛾子吓唬女同学,用面具赶走朋友,还在老师的包里放进了一堆假蛇,每回都让女老师吓得连包都不要了;就连回家作业也是拖拖拉拉的;
妈妈叫他吃饭,他这时候才慢吞吞的写作业,妈妈说快点,电影马上要在哪里上映了,要带他去看电影,他一会儿上厕所,一会儿买饮料和热狗;把父母急的团团转;电影终于赶上了,就因为是个恐怖片儿,大多数像他一样大的学生,都是吃着零食喝着奶茶还是抱着爆米花啃着,买杯热气腾腾的牛奶卡布基诺咖啡喝着,惬意的看着电影还一边讲着里面的内容;可是卡雷迈呢?就吓得赶紧躲到了她姐姐卡琳娜裙子下面,这让哥哥卡瑟雷.麦岸看得哭笑不得。
父母看见了,乐得呵呵直笑,旁边、周围的客人都笑了,说,“卡雷迈,你说你都多大了?还这么胆小如鼠似的,还一下躲到了你姐姐的裙子里面?”
“谁说的?我已经14岁了。长大以后可以去世界各地的大自然里探险呢。”卡雷迈说。
“哦?是吗?你连你现在被一个电影吓成这样,还能以后去探险。”
“呵呵呵呵呵!”同学们乐得底朝天。
“哼!不看了!不看了!”气的卡雷迈往家里赶。
“呦!这孩子还生气了?听他的口气还不小嘛。”周围的人都不相信他的实力。
到了卡雷迈18岁的时候,他的人生起了大变化,姐姐结婚了,哥哥工作了;父母都“分到”他人家,一个做了保姆,在主人家,烧饭、打杂;一个因为自己对妻子的感情疏忽,而心怀愧疚,做了他人孩子的继父,对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继子继女们痛爱有加、视若己初。
父母的离异,兄弟姐妹的疏离,导致他对未来充满了好奇和希望,他想,“大自然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是不是一样的和这里美丽、富饶,充满着欢声笑语呢?嗯,我一定要坐飞机去世界各国的大自然世界探险,收集资料。”
他把这个想法告诉了自己的继父继母以及继兄弟姐妹。
“什么?儿子!你要去学生物学和大自然学这些课外知识吗?”继母非常吃惊。
“是的,妈妈。我要去上卡斯曼国际科学研究院。”卡雷迈回答道。
“嗯!儿子你真有志气,好样的!爸爸相信你。”继父对着他竖起了大拇指。
“哥哥,你真棒!记得回来带些礼物给我们看哦?”妹妹丝凯琳鼓励他。
卡雷迈说完,就准备了行李,去了机场。他买了票,吃了汉堡和薯条,就把咖啡带着走。
“哎?先生,你还是把咖啡喝完了再进来,好吗?”工作人员劝道。
“别拦他,他有急事,先生,我看你拿着票要赶飞机啊。你有什么事吗?”经理走过来批评了工作人员,并和蔼的对卡雷迈说。
“是的,叔叔,我要坐飞机去上学,而且现在就要去。”卡雷迈坚定的说。
“多少美元?”经理问。
“500万美元。”卡雷迈说。
“就你一个人吗?”经理说。
“是。”卡雷迈说着拿出来机票交给工作人员和经理看。
“哦?亚历山大洲飞往艾卡美非洲?行,去吧。”经理把卡雷迈的行李箱交给了服务员,年轻的斯托朗先生。
“你是要上飞机吗?先生?”26岁的斯托朗说。
“是的,你能带我去吗?斯托朗?”卡雷迈问。
“好的。前面就是你要乘坐的436航班,我带你上飞机吧,记住,一定要把东西带好啊。”斯托朗说完,就离开了。
“谢谢,再见。”卡雷迈上了飞机,他找到了一个位置,旁边有位美丽的姑娘。
“嘿!你好。我叫思朗木.蕾丝。今年16岁。”姑娘向他打个招呼。
“嗯……你好,我是来自亚历山大州的卡雷迈。”卡雷迈不好意思的说到。
“别介意。我们会成为好朋友的。”只听蕾丝身上发出“撕拉撕拉”的声音,好像是有什么东西被“扯破”似的。
“你的内衣怎么了?是绿的?”卡雷迈说。
“放心,是我内衣的花纹,这是我的藤条,不小心伸出来了。我是“食人树”变的,不会伤害你的。“思朗木.蕾丝说着,将长满藤条的嫩绿的仟细的没有“骨头”似的手搭在了卡雷迈的腿上。
卡雷迈一看那些朋友就觉得好奇,“哇,好多人啊。”
那些人有的在看报纸,有的在聊天,有的在喝饮料,有的在吃汉堡。
“各位旅客请注意,本次航班为436航班,直接飞往艾卡美非洲,请旅客系好安全带,抓住扶手,飞机就要起飞了;飞机在通过艾卡美非洲的上空气流时,可能会遇到强对流天气,也许会冒着生命危险来回颠簸,如果有什么不适,请立刻拨打101523号码,我们将会第一时间解决问题。”
一切准备就绪,工作人员说,“好,起飞吧。”
飞机终于起飞了。人们看着外面的星空,“哇,好美啊。你看这个夜色多棒啊。”
“是啊!太美了。”
“不如我们照几张照片吧,洗出来了给家里人看看。”
卡雷迈说,“我们也照几张照片吧,好吗?蕾丝,蕾丝!”
这时候,奇怪的事情突然发生了,人们惊恐的看着蕾丝,天啊,蕾丝的身上,衣服不见了,脸瞬间变成了青绿色,眼睛的眼球变得空洞无神,而且在全身大面积脱落的地方,长出了无数个绿色的藤蔓!
“你是谁?你有什么目的?”卡雷迈说。
“我?我的目的?呵呵,是要保护你啊!”蕾丝身上的藤蔓说完,就要扑向他。
“队长,你看,那个男孩的朋友在攻击他。”这一切都被旁边在夜间上空巡逻的警察直升机的工作人员发现了。
“好的,立刻采取援救,记住,不要伤害他人。好,行动!”警察们从飞机上跳到了客机432航班上,将“蕾丝”给带走并送往医院。
在医院里,医生给蕾丝做了大手术,将她体内的寄生植物给取了出来放进了试管里保存好,把健康的皮肤移植到了蕾丝身上,把她的脸做了整容手术,手术非常成功。
她被推到了镜子病房里,那里都是镜子,阳光一照到镜子里面,镜子反射出的阳光找到了她的身上,她就从昏迷中醒了。
“蕾丝,你终于醒了。”她的父母、亲朋好友和老师同学们都围在她的病床周围。
“我到底怎么了?”蕾丝完全不记得昨夜在飞机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奇怪的事情。
“蕾丝,你昨夜在飞机上昏迷了,突然你的衣服坏了,就从里面长出了一些奇怪的东西,像是植物的“藤条”;而且是你朋友发现的,顿时就吓得不行;幸好,警察来的及时,把你送到医院来,做了大手术,把你给救了,你到这里的特别病房的治疗,你才恢复了正常,现在你可以和那位朋友一起学习,一起交往了。反正,我们家没有兄弟姐妹,就你一个独女,让他做你的哥哥或者终身伴侣不好吗?“父母劝着蕾丝说。
“不行,我才和蕾丝认识了不到半天,怎么能这么快呢?要知道,我可是要上国际研究院学生物的。”卡雷迈反对道。
“卡雷,我是真喜欢你。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在你遇到麻烦的时候,可以保护你。并且我是学过中国跆拳道的。”蕾丝失望的说完,就走了。
她的家人说了卡雷迈几句,“卡雷迈,真没想到,你是这种损友!你太狠心了。”
“我没机会和你们纠缠不休,我是来上学的,不是早恋的。”卡雷迈说完生气的头也不回的走了。
蕾丝也是被抱来的,所以非常美丽,善良。她虽然伤心欲绝,但是还是偷偷的跟在了卡雷迈的后面一起上学,一起住旅馆,一起吃饭;
后来,蕾丝即将被人羞辱时,本是曾经胆小如鼠的卡雷迈,突然爆发出了一个男子汉的英勇气概,奋不顾身的挺身而出,居然把那几个欺负思朗木.蕾丝的同学们给骂走了。
那几个同学跑回去和家长说这些被人打的事情以后,本想煽动家人和好友们报复一下那个初来咋到的新生卡雷迈的,没想到,被家里人一个耳光闪了过去,“这么多年,真是白养你们了。你们看别人新生刚刚到这里来学习知识,你们就这么看不上他们,还欺负他的女朋友。你说你们,啊?真是越大越不懂事了,你们还是这里研究院的研究生,就这么“没素质。”
你们还想不想上学了,想上学,就别欺负新学生,欺负女孩子。是,这个孩子之前是喜欢拿人“开涮”,喜欢在学校搞恶作剧,在家里干什么事情都是拖拖拉拉的,搞的别人真是哭笑不得。但是他是一个非常有理想的男生,所以才不远千里的坐飞机和朋友来这里研究院来上学。你们懂吗?可你们呢,上课“摆样子”,课间“耍嘴皮子”,下课没事就出去闲聊,有事就说别人不该来研究院上课。“当了研究院教授的家人严肃的说。
“爷爷,我们知道错了,下次再也不会了。”孙子们说。
“别喊我爷爷,在这里喊我教授。明白了吗?喊教授!”教授严厉的说。
“是!教授。”男生们说。
“想上课!现在还不赶快去?”教授助理,朱莉.布妮小姐说。
“孩子们,你们是新来的吗?”教授和蔼的说。
“是的,我是来自亚历山大的卡雷迈,她是我女朋友思朗木.蕾丝同学,我们也是来国际研究院里学习科学知识的。”卡雷迈回答。
“你父母呢?”教授问。
“离婚了。”卡雷迈说。
“那你兄弟姐妹呢?”教授问。
“哥哥去工作了,姐姐去结婚了,家里就我一个人了。”卡雷迈说。
“那你现在和谁居住呢?”教授问。
“我的新家庭。”卡雷迈说着,从外套里,拿出了自己与继父继母以及继兄弟姐妹的照片。
“你真幸福啊。卡雷迈,要是我的孙女也能像你一样这么幸福就好了。可是她,命苦啊。她是被抱养的,她的原来家人觉得她是个女孩,就该嫁人;不过,她不愿意,今年,她在的话,就是16岁了。”教授惋惜的说。
“16岁,抱养的,而且美丽,善良,又是您的孙女,那不就是,思朗木.蕾丝吗?”卡雷迈非常惊讶。
“不是这个女孩,她是我二孙女,我的大孙女叫做斯塔姆.勒丝,他们原本是我儿子和我儿媳妇生下来的一对双胞胎姐妹,都很漂亮,聪明。但是,一个长大了以后,父母离婚了,把她给送到了福利院,没有一个男孩子敢靠近我的大孙女,说她是“树妖”,会生出“绿色藤蔓”来害人,可是她最后还是上了我的研究院,最后成为了天才研究生。而另一个,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就是我的小孙女,思朗木.蕾丝,现在她16岁了,依旧因为太善良,美丽,容易受侵犯;好在,她遇到了你。哦,对了,卡雷迈,你还和你原来的父母有联系吗?“教授说。
“他们过的非常好,都有了各自幸福的生活。”卡雷迈说。
“那就好,快去上课吧。孩子们。”教授打开了校门。
“谢谢教授。”卡雷迈和蕾丝上课了。
教授简单的将他们自我介绍以后,开始讲课,并发各种有关科学研究的教科书。
教授下了课以后,就把卡雷迈单独叫到办公室。
“那我先走了,卡雷迈。”女友蕾丝说。
没想到,思朗木.蕾丝刚走,就被那几个男生“堵”上了。
“你们想干什么?放开我。不然我就叫保安把你们赶出研究院。”蕾丝反抗着说。
“就你一个小姑娘,未满18岁就敢和新来的男生交男女朋友,还一起学习?是不是还要结婚啊?哈哈哈!”他们殴打蕾丝,辱骂着她。
“干什么?疯了吧你们!你们是怎么和我保证过的。”教授冲了出去,气愤的说。
“教授,别去,他们会打伤你的。”卡雷迈也着急的追了出去。
在对蕾丝推推搡搡的时候,因为教授年纪大了,那几个男生故意的把教授的小孙女蕾丝作为人质来向教授示威。他们一推教授,教授幸好倒在保安身上,保安马上将教授扶起,卡雷迈也因为保护心爱的女孩,16岁的蕾丝,也被打成皮外伤。
很多学生都不上课,请了假,老师们也着急的赶到医院去看望教授,但是,医生摇摇头说,“很遗憾,我们已经尽力了。”
“医生,您是说,他已经没救了吗?”卡雷迈问。
“别误会,孩子们,你们教授大脑严重损伤,可能会导致昏迷,或者是变成“植物人”。
医生说。
突然,卡雷迈想到了什么,就立刻当场昏了过去。
“卡雷迈!卡雷迈!卡雷迈!卡雷迈!你醒一醒!医生!医生!”
“护士!来人呐!”同学们一喊不要紧,倒是把所有在病房里的病友都喊醒了。
好心的医护人员和热心肠的病友们一起将卡雷迈送进了病房。
“医生,这孩子到底是什么病啊?”卡雷迈的继母继父问。
“没什么大碍,就是惊吓过度,简单地说,就是肾上腺素上溢旺盛。”医生说。
“那该怎么办呢?”蕾丝问。
医生说,“只要带他回家好好休息一下就可以了。”
“不,我还得等教授康复了以后参加野外探秘活动。”卡雷迈说。
“卡雷迈,你身体现在还很虚弱,必须休息,你既然不想回家,那么,爸爸妈妈就在这里找个小旅馆带你去住宾馆休息一下,不好吗?”继父继母问。
“这。”卡雷迈急的说不出一句话了。
“卡雷迈,没关系,教授不会怪你的,我们都陪你去住旅馆。”同学们一起和卡雷去了宾馆。
到了旅馆,卡雷迈和继父继母为他们开了一些房间,就说,“同学们,辛苦了。”
同学们说,“没事的,叔叔阿姨。你们就放心吧。“同学们休息了。
可是,到了晚上,恐怖的事情发生了:
那些欺负蕾丝的同学居然用棍子打坏研究试验室的玻璃,把里面的危险生物基因试管给偷了出来,在旅馆里将每个人身上做了“手脚“,只听惨叫一声,所有的人都变成了杀人植物,而蕾丝的身上,也被种植了更危险的杀人植物的种子,随时有可能入侵人体。
这时候,被正在噩梦中的卡雷迈发现,马上就把种子打下来,可是种子就在地上发芽了。
“大家快跑!是绞杀植物!”教授奇迹般的苏醒了。
老师,同学,尖叫着,乱成了一团。
那些偷走试管的学生得意的哈哈大笑。
“呜啊呜啊!”警车来了。原来是发现危险问题的卡雷迈的继父继母报警了。
警察马上就将那几个学生给带上了警车,并成功缴获了他们的非法所得的生命试管,叫来了工人把研究院实验室的窗户修好。
最后,刑满释放的坏学生们并没有引以为戒,他们计划着怎么样把所有同学包括教授也害死。
很快,每年的组织的采集生物样本的户外活动开始了,学生们带了食物,水,显微镜,放大镜,教科书,指南针,打火机,刀子,抗蛇毒血清,阿托品等行李。
蕾丝带了毛毯,药品和水壶,也准备了一些点心。
在教授一声号令下,大家搭帐篷的搭帐篷,准备晚饭的准备晚饭,有的就结伴一起深入“虎穴”去深不可没的丛林里去寻找生物样本了。
“大家准备好了没有?”
“好了!”
“那就吃饭吧。哎?爱晶晶,和李梅她们几个人呢?”
“她们往丛林那边去了。”
“那边丛林,是在哪里了?”把地图拿出来。“
“是塔里木森林。”
“胡闹!不知道那里已经被人做了手脚了吗?那可是禁地啊!”教授和学生们都非常着急。
果然,不出他们所料,过了不久,传来了爱晶晶的惨叫声,“啊!”
李梅完全被当场吓傻,就挣扎的艰难的爬了出去,终于爬出了丛林。教授问她,“孩子,你究竟刚才看见什么了?”
可是,李梅还没有来得及说话,一只巨大的尸虫就把她带到了坟墓内的地宫。
教授说,“我们就和李梅同学前面的尸虫下去,肯定有“新发现”。
教授也带着学生们进了地宫。
地宫内黑漆抹黑的,有大厅,有逝者的祠堂;大厅深处是逝者的棺椁,棺椁对面是祭祀谭,两边放蜡烛,顶上挂灯笼;中间摆着2个祭位,左边写着慈父,喀麦凯,右边写着爱母梅凯莉.莉莎。显然,一看,就是卡雷迈的生父生母。
“教授,你说,他们离开了卡雷迈以后,到底发生了什么?究竟是怎么死的?”学生们问着教授。但是教授显得非常诧异,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你怎么了?教授?教授!”学生问。
“啊!什么?”教授这才缓过神来。
“教授,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啊?怎么会掉到土里呢?”学生们说。
“我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教授说。
“那我们该怎么解开这个谜呢?”学生们一头雾水。
“我看,你们应该去问尸体和蛆虫了。”一个面目全非的老妇人说话了。
“学生们,快跑!是丧尸。”教授和学生没命的跑。
但是,他发现学生们没有跟上来,而是看见他们一个个被制成了枯尸,放入棺材里。
放入棺材的学生,其实不是教授带领到地宫找生物的学生,而是那些害惨他们的坏学生。
坏学生们身上爬满了蛆虫,他们惨叫着,最后,便成为了一动不动的狰狞枯尸。
“大家快跑,跑到陆地上。”教授把幸存下来的学生们带到了陆地上。
“来,教授。我们扶您上来。”学生们舍不得教授死。
“不了,我就不上来了,我就留在地宫吧。”教授说。
“可是,为什么?”学生问。
“是我当时一时鬼迷心窍,本想着等到长大了能够为了实现去世界各地的丛林探险,而想去国际研究院学习,但是我父母不同意,最后,我就坐飞机离家出走,我根本没有什么孙女,也没有什么女朋友,都是我臆想出来的。所以,那个男孩不存在,蕾丝也不存在。我的名字,叫做艾德利斯.维尔德.卡德曼。我由于没有任何经验,当不上什么教授,而最后,害死了我父母,也当时觉得无所谓,我就把各种野生动物的细胞嫁接到人体身上,导致基因变异,我才会有更多的财富来办研究院。对不起,孩子们,是我骗了你们。你们都是善良的好孩子。再见了,我的孩子们。“说完,他跳入了地宫,被圣甲虫给活生生的啃食了,他痛苦的惨叫着,最后变成了一个腐败狰狞的枯尸,这具尸体嘴巴张的,仿佛在忏悔。最后被人们考古发现出来,这是一个埋藏着多年许久的枯尸,嘴巴张的,好像是要和世人诉说着什么。专家说,“是为当年犯下的罪果赎罪。不过以这种方式解脱自己实在是太令人心酸了。”
人生启示,“我们都知道,人生的路并不好走,都希望走捷径;但是走捷径不一定“行得通”,就像这个老人一样,把人生想的太容易,结果最后因为为了贪图财富而害人终害己啊。“
您们说对吗?好了,这就是“吃人的石头”的故事。

上一篇:步行的盔甲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