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TV > 校园鬼故事>步行的盔甲鬼故事TV

步行的盔甲

鬼故事TV发布时间:2022-01-23 15:03:30【校园鬼故事】人正在读本文共有5514个文字

简介:“谁在那里?你来干啥!你听我说,这个地方不宜久留!”阿蝶讲故事,全新改版,2022年恐怖巨作,敬请关注全新故事,阿蝶讲故事,惊魂记! (锵锵锵锵~),阿蝶讲故事,悬念系列...

阿芳和莎莎是在一座宏伟而壮观的美术馆内一起工作的好同事,每次只要假期一到,游客就会爆满,美术馆内外忙个不停,他们的微笑服务和真诚的态度,都让每个国家的游客都过来参观美术馆里的名人名作的时候,都非常开心;一天,学校放寒假,老师组织学生去河里国际美术馆里去看作品,为的就是让孩子们以后读艺校学美术。就说,“今天中午11:26分,我将带领同学们去美术馆内参观美术作品,待会我会买大量的绘画写生用品在车上发给大家,奥兰,你在车上负责学生的安全和饮食休息。”说完,老师梅尔小姐就下车去文具店里了。同学们早就在车上已经高兴坏了,开始期待着能去美术馆内画画了。就开始小心,议论着:“梅梅,你知不知道啊?老师马上就要带我们去美术馆内写生了。”
谁知,梅梅一脸不屑,就是不说话,因为她觉得,第一这些同学是农村来的,根本就看不懂名画;二是,自己早就因为觉得自己是富家大小姐,就可以对这些同学不冷不热,有权力对接下来的发生的大问题和造成同学们的危险概不负责。就说,“哦,是吗?那太好了。”
中午十二点二十七分,大家在车上等着老师都开始不耐烦了,开始吃起午饭了;穷的学生,吃包子,咸菜,喝粥;一般的学生,喝牛奶,吃面包;而梅梅瞧不上这些穷苦潦倒的学生,自己就拿出奶酪,蛋糕,芝士蛋挞和一小块比萨以及随身携带的热腾腾的卡布基诺咖啡,故意做着给他们炫耀,便大吃特吃,狼吞虎咽起来。马上,香气飘满了整个车厢。
“嗯,好香啊!是什么?”
“梅梅姐,这些是什么好吃的?能不能给我们分一点啊?”同学们从来没见过那么多美味的点心,他们围起了梅梅,非常的好奇。
而诺梅梅只管自己大吃大喝,根本就不考虑同学的感受,看着他们咽着口水的表情,她心里萌发了一种快感,就说,“你们确定要吃点心,喝咖啡吗?”
“想!梅梅姐,你就分给我们吃一点好吗?”同学们非常希望她能够将点心和热咖啡分自己一半。
“想都别想!我是富家的千金,一切有我说了算,不给就是不给。你们饿死,也不管。”诺梅梅强硬的说道。
“别啊!梅梅姐,我们和你这么熟了,又是你最好的朋友,你总不能那么小气吧。”同学们苦苦哀求道。
“哭也没用,你们要是再来打我点心和咖啡的主意,就在你们每个饮料里下迷魂剂!”她威胁着同学,然后就把所有点心给吃个精光,喝完咖啡和牛奶就开始看自己的恐怖漫画计划书。
看了一会儿,晕海灵药效起作用,她开始装睡。
同学们都失望的回到了座位上,开始午休。本性善良的他们并不记仇,而是包容诺梅梅。
“这是什么?我来看看。”老师梅尔小姐好奇的走到了诺梅梅的位置上,刚想抽取她的计划书,但是诺梅梅把书故意拿着紧紧地,就是不松手,导致老师梅尔小姐一使劲,就不小心的把计划书给扯坏了一角。
“梅尔小姐,你想干什么?看你干的好事。”诺梅梅醒了。
“不,不,诺梅梅同学,老师不是故意的,只是想看看你的计划书的内容合不合适。”梅尔.卡瑞无奈的往后退,哪知,诺梅梅连老师也敢打,只听啪的一声,梅尔小姐的眼镜被打掉在地。
“梅梅!你干什么呢!不能欺负老师和同学,听见没?当校长的父亲,诺卡满上车了。
“爸爸,你来这里干嘛?”诺梅梅的妹妹诺一玛很奇怪。
“玛玛,你看看你姐,行为这么恶劣,你们还不知道,还闷在鼓里;告诉你们,要是再不采取措施,她就“完了”!在家里享受惯了,蜜糖里泡大的一样。越大越任性,越大越不听话!老是自己为中心,现在就欺负你们头上来了。“
“梅梅,你就不应该去参加这次活动,长大去当画家也没用,你那些计划书乱七八糟,是不是还要以此来伤害更多客人啊?”在车上,诺卡满先生严厉的批评了大女儿诺梅梅。
这使全车同学,老师都大跌眼镜。二女儿诺一玛非常没面子,就回到座位上因为受到了巨大的委屈,生气的不停的喝水。而大女儿诺梅梅却依然无所谓的样子,她回到座位开始把计划书捧在脸上,又装睡。
“没事吧,梅尔.卡瑞小姐?这个学生太不像话了!”卡雷曼学长扶起梅尔小姐。
“没关系,我不会有事的,只要梅梅以后懂事就行。”梅尔小姐非常大度的说,因为她是从巴克布村来的女孩,刚刚进到城里打工做老师,36岁的她,开朗美丽,年轻有为,善良大度,对每个学生都一视同仁。她的这种善良的品质,感动了艾德布尔学校的学长,32岁的卡雷曼,不久就在这个通往国际美术馆的车上,相爱了;学生们看着他们,都羡慕不已,纷纷为他们送去祝福,而诺梅梅非常恨梅尔小姐,因为卡雷曼之前是自己的青梅竹马,居然被老师给抢先了;更让她不可原谅的是,居然他们还要当面亲吻乃至未来订婚并结婚。
于是,她计划了一场周密的人为“闹剧”。时刻等待时机,并等到别的同学到达美术馆前,自己先抢先一步,埋伏在美术馆的展厅内。
她根据计划书提供的信息,自己做出一个高智能盔甲,并按上人工智能语音装置,只要她自己要使用,就按下人工舱按钮,自己就坐进去,把每个楼层的总闸一关,瞬间停电,自己就猫在黑暗处,等待客人奇怪或保安检查时,不是把迷魂粉剂下到他人凉白开里,造成昏厥,就是把和自己有关或得罪的人给来个出其不意,将其打昏,自己又穿上盔甲,造成著名盔甲步行的假象,来迷惑他人。
一切准备就绪后,她就故意停留在美术馆里,穿上盔甲,锵锵锵锵~ 锵锵锵锵!的走来走去,为的就是吓跑客人,杀害老师和学长,吓退同学,撕毁所有凡是在美术馆,美术室,画廊和画室的所以珍贵的画展。自己就可以霸占整个美术馆,称霸艺术界了。
同学们和老师都下车了,此时已经是下午3:46分了。
“朋友们,你们口渴吗?”服务员莎莎问到。
“渴啊?我们都快热死了。”学生们说。
“那好,等一下好吗?朋友们,我去喊我闺蜜刘乃芳过来给你们倒橙汁。”于是,莎莎就转身喊芳芳。
“阿芳!过来。”柳埃莎喊来了朋友阿芳。
“莎姐,请讲。”阿芳毕恭毕敬的问。
“阿芳,给客人们倒一些可口的果汁和卡布基诺。他们渴了,天太热,路又远,加上坐在车上闷了那么久。”柳埃莎说着。
“知道了,莎姐,我马上去准备。”刘乃芳转身就走到饮料台,倒了32杯卡布基诺和15000万杯果汁,却不知道,里面已被埋伏很久的诺梅梅下了致幻粉剂。
而老师和学生们都不知道被算计了。
于是,就都喝下了被下了药的咖啡,果汁;没穿上盔甲的梅梅躲在私人监控室里观察着情况。
“我怎么觉得晕晕的?”
“老师,我们实在是受不了了,突然好累,想睡觉。”
诺梅梅发现第一步计划完成了,就开始加上烟雾来“助阵”。
而楼上的客人们并不知情,还在参观展厅内的美术作品;
“大家随我看,本展厅分为5种展厅,分别是天堂馆,大地馆,人间馆,海洋馆,艺术油画馆;但是,最后一个展厅是不能进去的,是炼狱展厅。”导游一边走一边向游客介绍每个展厅的作品的内容。
“好漂亮哦!从来没见过那么多好看的杰作。”
“到底多少钱啊?”游客们在议论着。
他们完全不知道,楼下有人昏迷,而楼上的禁区展厅,将会给他们带来恐惧。
大多数少年都走了,只有一个叫路西娅的6岁妹妹和8岁哥哥哥仍特..内尔以及他们父母艾玛加和卢卡森留在展厅内,他们是最后也是最晚到达的客人。莎莎和芳芳说,“先生,小姐,你们饿不饿啊?要不要吃热狗面包和热奶茶?”
“好心人,我们倒是没什么,问题是这一大一小兄妹俩,他们又渴又饿又累。你们有凉白开先倒一些给他们喝一些吗?”父母说。
“当可以了,可是凉白开里可能被人下了药,喝了会昏睡不醒的。还是喝奶茶吧。”莎莎说。
“我们要喝水。吃汉堡。”兄妹俩嚷嚷着。
“姐姐们理解你的心情,但是不能喝水,水里有问题,喝了会生病,回去会做噩梦的。听我的劝,喝奶茶好吗?”阿芳说。
“这…….好吧。”两个孩子答应了。
莎莎和阿芳拿来了热狗面包和奶茶来招待他们。
他们休息片刻,就去禁区展厅看去了。
“妈妈,这里怎么那么”暗“呢?”
“那是,这里是阴间展厅嘛。“
“哇!这是什么画?好特别。“
“这是“诡图”“。
“这是“炼狱”,意思是将鬼魂推入热汤中融化而打入十八层地狱。“
他们边看边感叹作者的鬼斧神工。
就在他们参观时,妈妈听见从背后听见有滴答滴答的水声,但是她往天花板上看时,不由得让她吓个半死。
那是,校长诺卡满!他浑身流着鲜红的血,双眼眼球被人挖了去,嘴巴裂开个4厘米的口子,浑身发散着类似于枯尸般的腐臭味!正一步一步的走到某个地方,好像他的魂魄被人强行抽走了一般。
“呕!”父母和两个孩子几乎把汉堡和奶茶都吐了出来。
“啊~”办公室内,传来了莎莎的惨叫,一叫不要紧,倒是被那个盔甲给害死了。
住在国际美术馆附近的居民被惨叫声惊醒,马上赶到现场围观,人中有一个白发苍苍的女人,冲了出来,抱着莎莎的尸体就痛哭,莎莎的丈夫气愤的讲诉了这一切的原委,他说,“本来,我下了班约好了她和她的闺蜜阿芳去劳朴实西餐店吃饭的,我一看,时间都这么晚了,莎莎不可能还没有下班吧?我就听见有人发出尖叫,有客人呕吐和女孩惨叫的声音,我还听见有人身上滴血的声音,就觉得事情并不简单,就发现两个小目击证人,晕倒在楼上。马上就把他们带到医院里休息,医生说是,有可能是体内肾上腺素过剩而引发的晕厥。哎,这么小的孩子,就遭受了这么大的刺激!完全我的妻子莎莎的死亡和诺一玛的姐姐诺梅梅有关,警察先生,麻烦你们把罪犯诺梅梅给逮捕,还我们大家一个尊严,及时把那些晕在美术馆一楼的无辜师生们给送到医院去,拜托了!”
“嗯!不要着急,先生,老太太!我们会尽力召集警力尽快将犯罪嫌疑人诺梅梅逮捕,还你们一个公道。”
此时的诺梅梅还在为自己的复仇计划非常得意洋洋,这时,警察们冲了进来,就说,“你好,你是诺梅梅大小姐吗?有人指控你唆使他人去实施杀人,你被捕了!”
就这样,梅梅被警方带到了公安局。
“你们抓我姐干什么?”被蒙在鼓里的妹妹诺一玛问道。
“孩子,我们明白你在想什么,但是你姐姐诺梅梅把服务员小刘小姐给杀害了!”警察说。
“什么!我姐把服务员刘小姐给杀害了?为什么?这怎么可能!”诺一玛完全接受不了这个残酷事实,黑着脸在当警察的男友阿卡明安慰下,带上警车开走了。
在公安局讯问室里,警察问道,“说吧,你昨天晚上在美术馆内在几乎因为停电全部漆黑一片的环境下,都拍摄到了什么?能把照片提供给我们看看吗?”
“嗯…….”诺一玛支支吾吾的不敢说,脸色都变了。
“哎!你怎么了?你在害怕什么,告诉我们可以吗?”阿卡明问道。
她还是害怕的不敢提供线索,作为科长的阿卡明,转身对警察说,“爱卡,小麦!你给她倒杯蜂蜜柚子甜红茶,让她压压惊。”
喝完了茶,一玛才哆哆嗦嗦的说,她看见姐姐昨天的所有犯罪经过,目的就是为了夺回属于自己的青梅竹马;如果,她毁了画,害了人,她就可以称霸美术界,所以,为了实施复仇计划,她就制作了一个高智能仿真机械盔甲,然后就把整个电闸都拉黑,其次,就在每个服务员的手里的不同冷饮和食物里下了致幻剂,让他们都昏厥,最后绑架,一个一个逼问“第三者”的下落,否则,就把他们都害死,害死了后,把眼睛,嘴巴给挖开;接着在他们身上用剪刀剪成大伤疤;一个一个保持着站立的姿势,待他们腐烂变质后,姐姐就大摇大摆的拿着钱去挥霍一空。于是,就把她给拍了下来。但是,自己记得姐姐威胁过一次。
“哦?什么时候?”警察问道。
“是,是在我初中一年级时。”诺一玛回答。
“她都对你说了些什么?导致你现在都觉得后脊背发凉?”男友阿卡明说。
“她说,小孩子别管姐姐的事情,姐姐我有个大买卖,是个不错的来钱快的工作”
我劝姐姐不要去干非法的事情,其实我知道那根本不是什么真正的生意,而是………“
诺一玛不敢再说下去了,因为她被姐姐知道后,也会被姐姐视为下一个杀戮“目标“。
果然,妹妹一玛的担心变成了现实,在妹妹离开警察局没多久,就被姐姐派来的几个“弟兄“给偷袭并打晕,拖到装满建筑灰泥的地方给活埋了。妹妹在灰泥下无法呼吸,等到三妹诺伊美和其他兄弟姐妹们发现时,她已经被“石化”了。
她的奶奶诺卡梅,爷爷咖梅凯和继母继父开林美与斯卡里得知以后,大病一场,不久因为癌症晚期而相继去世了。
而大姐诺梅梅早已大摇大摆的离开了。
接着,下一个目标就是未来妹夫的工作所在地,埃弗尔警察局。
她趁着夜色朦胧,让她的“狐朋狗友”们,先偷袭了警察局局长,埃尔月卡;
埃尔月卡正在翻看犯罪嫌疑人诺梅梅的资料,喝着咖啡,研究第二天的准备会议笔记,
他突然感觉到从身后有一个大木棒把他重重一击,就顿时倒在桌上,失去了意识。
“不许动!警察!”他们一见状,都逃走了,边逃边说,你这个不知好歹的女生,你为了利益,居然让我们这些当年淳朴善良的好同学和你一起干这个违法的蠢事,告诉你,我们不和你干了!说完,他们马上被警察拦住并主动投案自首。
因为认罪态度好,又是当年无辜的学生,不知不觉就被好同学给害惨了。
“当时,梅梅就提前到了美术馆,事先安排服务员小刘和小柳端着被下过药的咖啡和果饮,我们当时非常渴,非常累,所以没顾及那么多,就喝完了,然后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醒来以后就像是出现了什么不好的景象一样,我们父亲说,那是癔症。因为喝了带有迷魂致幻剂的果汁和卡布基诺热咖啡,才被迫失去了意识,最后就这样成了她的帮凶。”同学们解释道。
“被告人诺梅梅,因犯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故意唆使他人罪,被判死刑!没收其财产,并处罚金3200000元!”法槌敲响,法庭宣判结束。
诺梅梅的双手戴上了冰凉的手铐,本来她有很好的未来和前途,但是因为自己的贪念和自私给毁了。她的身边的人离她而去,有的被她给害死了;她那些精心设计好的闹剧,她认为,可以为自己得到更大的帮助,把无辜的师生变成她的“傀儡”,把最好的朋友及家庭给毁为一旦;她自己的妹妹为了洗脱她的罪名,向警察揭穿她的所作所为,可是最后却成为了她的可怜的“牺牲品”。
如今,她什么都没了,她的美好未来只能在高窗里度过了,等待她的,将是法律的制裁。
教训:人不能贪财如命,更不能妒忌他人的一切比自己好就设法杀害他们,否则,就会把自己送入“万丈不复的法律深渊”!
                                         本文作者,蝴蝶
                                  写于,2022年1月23日
(提示,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警示:版权所有,翻版必究!)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