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TV > 校园鬼故事>刷牙奇谈鬼故事TV

刷牙奇谈

鬼故事TV发布时间:2021-06-04 11:06:46【校园鬼故事】人正在读本文共有6149个文字

简介:刷牙奇谈半夜刷牙小芝是我们学校超市的营业员,她平时总是很温婉地笑着,像是有什么好事发生了一样。但是,她现在却眉头紧锁地站在超市洗漱用品的货架旁。“怎么了?”我问道。“昨天...

刷牙奇谈 半夜刷牙小芝是我们学校超市的营业员,她平时总是很温婉地笑着,像是有什么好事发生了一样。但是,她现在却眉头紧锁地站在超市洗漱用品的货架旁。“怎么了?”我问道。“昨天晚上丢了很多牙膏,”她指着货架第三层说道,那上面本来应该摆着一排牙膏,“奇怪的是昨天并没有小偷进来。

校园奇谈的图片

我对超市的工作流程略知一二,知道她们每天晚上要先盘点一下货物才下班,几乎不可能发生在没进小偷的情况下大批量丢失货物的事情。“还丢什么了?”“没了,只有牙膏丢了,连收银处的钱都没丢。”她一摊手。这确实挺奇怪的,于是我犹豫了一下,告诉了她一件前几天发生的事:男生之间有一个口耳相传的传说,那就是如果把牙膏涂抹在一个已经睡熟了人的脚底板上,那么就会招来恶鬼舔他的脚底板。

我的室友王玉刚是一个不安分的小子,总是琢磨着怎么搞怪捉弄人。他跟我的关系还不错,所以他一早就告诉我他想把牙膏抹在别人脚上试试,看会不会导致那个可怕的结果。于是在三天前的半夜,我看着他偷偷从床上爬起来,蹑手蹑脚地越过了床头,将牙膏涂抹在司马强的脚底。他的动作很轻,司马强缩了一下脚,嘟囔了几句梦话就又睡踏实了。

我强忍着笑,翻了一个身,准备继续睡觉。因为我听到的传说是另外一个版本,会发生的事情可不是什么鬼来*底,而是一个让人更抬不起头的结果——不管哪个是真的,我只要等明天早上看笑话就是了。可是还没过十分钟,寝室里就响起了一阵奇怪的刷牙声,“嘎吱嘎吱”的让人听了觉得很难受。我连忙坐了起来,只见司马强的脑袋从床的护栏间耷拉下来,双手做着刷牙的动作,一下接一下仔细地对着空气刷着。

他的手里明明没有牙刷,可是却发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刷牙声。很快,他刷完牙了,他的嘴里响起了一阵漱口的声音,紧接着一张嘴,就喷出一股黑气来!那股黑气刚喷出十几厘米远,就像被一个东西阻挡住了一样,散开了。随着黑气散开,我才看到,在他脑袋下方竟然有一个脸上露着森森白骨的骷髅头,它的嘴边满是牙膏沫子——原来司马强不是给他自己刷牙,而是在给这骷髅头刷!

更可怕的是,那骷髅头竟然扭过头来,看着我笑了一下。我这才知道,它从一开始就知道我在偷看它!我连忙翻了个身,闭上了眼睛,装出一副已经睡熟的样子。“那第二天早上呢?”“司马强脚上的牙膏没了。而且他一起床就对我们说,他梦见一个恶鬼在半夜里抓住他的手,强迫他给自己刷牙。

整个寝室里只有我才知道,他那根本不是梦!”小芝撅起了嘴,说道:“可是这跟我们超市牙膏被偷根本没有关系啊!”“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关系,只不过从那一天起,司马强每天晚上只要一睡着,就会继续刷牙,而且根本不是给他自己刷!

小芝很认真地低头想了一下,说道:“我找机会问问他吧,不管他和这件事有没有关系!”牙刷头我再一次见到小芝,是那个奇怪的牙膏失踪事件三天后的事情了。这一次,这个温婉的妹子坐在收银台的旁边,依然是眉头紧锁。

“怎么,牙膏那件事还没有头绪吗?”我问道。“你这两天都没去上自习吧?”她突然这样问道。我愣住了,因为这不是她应该关心的问题,虽然我确实没去上自习——可是她又是怎么知道的呢?于是,小芝把我拉到了超市门口,给我讲了一个更加匪夷所思的故事:小芝是一个人缘很好的女孩子,所以她认识学校里很多男生,这其中就包括司马强。

我给她讲故事的那天,她恰好是早班,也就是说,她在下午六点的时候就已经下班了,而那个时候,恰好是我们这些大二学生上自习的时间。于是,她刚从超市里出来就看到了向教学楼走去的司马强。“司马强!”她喊道。可是司马强并没有回答她,像是根本没听见有人叫他一样,一步步慢慢向教学楼走去。

小芝觉得有点儿奇怪,于是就冲了上去,挡在了司马强身前。她惊恐地发现,司马强的眼睛向上翻着,黑色的瞳孔只露出来一小点儿,整个人都像是失去了意识一样慢慢向前走着。他并没有注意到有一个小姑娘挡在自己身前,像一头被蒙住眼睛的骡子一样继续向前走,吓得小芝连忙躲到了一边。小芝以为他生病了,于是就想叫旁边的人帮她把他送到医院里去。

可是她在尝试呼救之后才发现,这条路上所有行走的人都和他一样,早就失去了意识。这些人慢慢向教学楼门口走去,一边走还一边嘟囔着什么,小芝费了好大力气才听明白他们说的是什么:“牙刷头旧了,得换一个。”牙刷头?这时,司马强突然停了下来,用翻着白眼的眼睛看着小芝,说道:“喂,帮我换一个牙刷头吧。

小芝不明白他在说什么,只是本能地觉得事情不太妙,于是她向后退了一步,死死地盯着司马强。可是,司马强并没有像她想象得那样去攻击她,而是抬起双手抱住了自己的脑袋。他的双手用力向上拔着自己的头,很快就把脖子拔得长出十厘米。小芝听见他的颈骨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然后整颗脑袋都被他自己拽了下来!

“跟我换个头吧,不然就不能好好刷牙了。”他把手中的头递给了小芝,把小芝吓得一声大叫,晕死了过去。等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靠坐在我们班教室的最后一排。班里的那二十几个人正站在讲台前,不停地摘下自己的头递给旁边的人,而旁边的人则接过别人的脑袋,安到自己的脖子上……我打了个哆嗦,如果她说得是真的,那岂不是说我们班里没有一个人是“原装”的,都是自己的身子配上别人的脑袋?

刷牙缸我回到寝室,发现司马强和王玉刚正在玩游戏。我没敢吭声,蹑手蹑脚地从他们背后经过,左瞅瞅右看看,可是无论我怎么看,他们两个都不像是把自己的脑袋安在别人身上的样子。“你瞎转悠什么呢?”司马强摘下了戴在头上的耳麦。

“没、没什么,你们继续玩,不用管我。”“你小子从来都是心里藏不住事儿,说吧,到底怎么了?”王玉刚也凑过来问道。我当然不敢把事情和盘托出,只好支支吾吾地大概说了一下学校超市里面丢牙膏的事情,只不过我隐去了小芝的名字。

哪知王玉刚和司马强对视了一眼,突然说道:“这是小芝告诉你的吧?”司马强抢过了王玉刚的话茬,继续说道:“肯定是她,因为那些牙膏就是她用掉的!”司马强觉得自己最近不太对劲儿,每天早上起来胳膊都很疼,像是在睡梦中干了什么重活儿一样。

有一天半夜,他从床上爬起来上厕所,结果脚刚一落地就踩在一团黏糊糊的东西上。他没有开灯,而是单脚跳着到了走廊。他借着走廊的灯光,发现自己踩到了一团挤出来的牙膏上。真恶心!这是谁搞的恶作剧?他这样想。于是他转身回到寝室,开始翻找起纸巾来。

就在这时,突然有一颗脑袋悄悄从门缝里伸了进来,死勾勾地盯着他。司马强被吓了一跳,因为把脑袋伸进来的那个人竟然是小芝!“你怎么进来的?”司马强小声问道。要知道现在是半夜,一个女生半夜闯进男寝的事情可不多见。

“我跟着它们进来的啊。”小芝向司马强旁边指了指。司马强有些害怕地向自己左右看了看,因为他知道自己周围根本没人。可是,这时候他突然发现,自己周围竟然多了几个脚印。这些脚印上都沾着白色或者绿色的东西,散发着不同的味道——那是牙膏!

更让他感到毛骨悚然的是,这些脚印竟然不都是在地上的,而是到处都是——桌子、墙、门、窗子、床……他想象得出寝室里面的状况:一群鬼像是不受重力影响一样站在寝室里,它们的头都冲着自己,龇着牙对着自己笑……小芝走进了屋子,笑吟吟地把双手插进了自己的喉咙里,紧接着猛地向下一扒,她的身子就如同被抽掉了骨头一般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开口皮囊!“吧嗒”,距离她最近的一个脚印向她迈了一步,紧接着她那变成巨大皮囊的身体里面就响起了一阵来回搅动的水声。司马强突然明白了,这不就是自己在刷牙时用牙刷搅动牙缸里面水的声音吗?

。  让他恐惧的事情发生了,他竟然不由自主地走了过去,把脑袋插进了皮囊里,用力地搅动了起来……“后来,我醒了。于是我一脚踢开了变成皮囊的小芝,把这小子救了出来。”王玉刚补充道。超市我不知道自己应该相信谁才好:从小芝的故事里能看出来这两个人都有问题,而这两个人又联合起来证明有问题的其实是小芝——这不就是在问我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吗?

于是,我决定谁都不相信,只相信自己的眼睛。第二天晚上八点四十分,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进了超市。这个时候店员们已经打扫完卫生,将清洁工具都放进杂物间里了。我在超市里面转了转,趁着没人注意我的时候偷偷钻进了杂物间,然后从门缝里向外看着。

小芝今天也是早班,所以超市里没有人注意到我“失踪”了。杂物间的门正对着摆放洗漱用具的货架,我能清楚地看到摆放牙膏的那一层被装得满满的。很快,一个我不认识的店员过来点货。她的动作很快,不大一会儿就离开了这个货架。

又过了一会儿,外面响起了卷帘门被关上的声音,超市内的电灯也熄灭了。我松了一口气,暗自庆幸自己没被发现。可是我现在又很害怕,因为这意味着我要独自一人在这黑暗中度过一整夜!我有些紧张,时不时地掏出手机看时间,用以缓解自己紧张的情绪。就在临近午夜十二点的时候,超市里突然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我的心提到了嗓子,这超市里面果然有古怪!一个瘦小的黑影跑了过来,停在了摆放牙膏的货架前,一支一支地将牙膏放进自己怀里,然后又跑开了。是小芝!超市门已经关上了,她能抱着牙膏去哪儿呢?先不管司马强和王玉刚是怎样的,至少小芝有问题!

很快,脚步声消失了。我连忙蹑手蹑脚地推开门,从杂物间里钻了出来。我小心翼翼地向前走着,尽量不发出任何声音。学校超市并不大,我能很轻松地借着淡淡的月光从这里一直看到门口。小芝并不在超市里面,但是,超市门口却站着四个比她更加高大的黑影,它们像是凝固在空气里一样——可我知道它们是在盯着我!

我的腿开始哆嗦起来,因为除了它们四个之外,还有一双手慢慢地摸上了我的后背,甚至还一路向上摸到了我的脖子。“你就那么想知道我们的秘密吗?”一个沙哑的声音说道。集体刷牙   学校超市有一条非常独特的供货渠道,通过这条渠道弄来的牙膏其实都是假货。

这些假牙膏是在距离这里三十公里外的一个小村子里生产的。学校之所以默许这样的事情一直存在,是因为这里其实是一个大凶之地,几十年来积累了无数恶灵。而这些牙膏则是一位世外高人可怜这些学生,将自己抓来的恶鬼磨碎了融入正常的材料之中制成的。

学生们用这种牙膏刷牙之后,嘴里会喷出淡淡的阴气,让那些恶灵误认为他们也是鬼,就可以安安稳稳地上完这四年大学了。然而,总有一些比较聪明的恶灵会发现真相,但是他们害怕自己被那高人抓去做牙膏,而自己很喜欢那些阴气却又碰触不到,就只好附在人类身上,让他们来给自己刷牙。超市里面的人其实全都是死人,他们是那些比较聪明的恶灵的代表——包括小芝。给鬼挨个刷牙这种事情是由他们轮流负责的,司马强他们之所以发现了小芝的不对之处,是因为这周刚好轮到小芝为恶灵们服务。

“你们就不怕那位高人把你们也抓去吗?”我战战兢兢地问道。“为什么要怕?”那个沙哑的声音反问,“我们只是借他们的手用了一下,又没干什么坏事,最多吓他们一跳而已。”“小芝没告诉过你们换头的事吗?”“什么换头?

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上了我的心头,我的直觉告诉我这里有问题!于是我慢慢地回过了头——站在我身后的是小芝,但是这个小芝却足足有一米七,正好和整个超市里面身材最高的那个姑娘差不多!我一声尖叫,凭着记忆扑向了一旁的墙壁,因为我记得那里有一个灯的开关。灯亮了,我看清了连同站在超市门口的一共五个“人”的脸,它们都是“小芝”!

“被你发现了,那就没办法了!”它们这样说着,用手扳住自己脑袋,像是拧螺丝一样“咯吱咯吱”地拧着。没过多大一会儿,只听得“咔嚓”一声,原来站在我身后的那个“小芝”把自己的脑袋拧了下来——不,不只是脑袋。只见它弯下了腰,一点儿一点儿地把自己的头向外推,露出了白花花的脊椎骨。

然后手再握住脊椎骨,继续向前推,直到将整条脊椎都从它的身体里拔出来!现在在它手中的,是一个以人头为头,脊椎为柄的牙刷!它们挥舞着可怖的人头牙刷向我冲来,大叫着:“让我给你刷牙吧,让我给你刷牙吧!”我被吓得魂不附体,左躲右躲之余抄起了地上的板凳,用力砸向了窗子,紧接着就夺窗而出。

夜空中挂着一轮明月,而在这明月下面,则有几十个男生聚集在超市外的小操场上,他们正中央的是一个人皮口袋一样的“刷牙缸”!世外高人只见那些男生围到了人皮刷牙缸前,然后便开始用力地拧自己的脑袋。他们的动作比超市里面的麻利得多,几秒钟之后他们的手中就多了一把人头牙刷。紧接着他们将手中的牙刷伸进了那个足足有一米粗的刷牙缸中,蘸了几下之后就开始互相刷起身子来。

。  超市里面的怪物也追了出来,却很快被那巨大的刷牙缸吸引住了,于是它们也跑了过去。我趁着这个机会,连忙向学校侧门跑去。在我眼里,整个学校都不安全了,说不定只有跑到校外才能侥幸活下来。就在我差一步就冲出侧门的时候,对面的黑暗中突然钻出一个瘦小的身影,我来不及停下来,和她重重地撞到了一起。

我被吓得一声惨叫,因为我撞到的人又是小芝!“太好了,我还想去男生宿舍找你呢,这下省事了。我跟你说,我调查出来这是怎么回事了,你们寝室的王玉刚和司马强有问题!”小芝看见是我,揉着脑袋连珠炮一样说道。我哪有听她讲完的胆子,从地上爬起来扭头就跑——谁知道她到底是人是鬼!

可是我还没跑出去多远,就听她尖声叫道:“放开我,救命啊!”我回头一看,只见司马强和王玉刚拉着她,用力地将自己手中的人头牙刷摁向了她。我想起那些恶鬼不由自主被刷牙缸吸引的样子,决定赌一把。于是我从地上捡起一把废旧的拖把,用力地向他们两个的人头牙刷柄上砸去。

那东西并不是很结实,只听得“咔嚓”、“咔嚓”两声响,牙刷柄就断掉了。我的这两个室友的胸腔里发出一声惨叫,倒了下去。小芝扑进我的怀里,大哭起来。“快跑!”我顾不得安慰她,拉着她冲出了侧门。我们两个一直跑到了马路上,上了一辆出租车,才算暂时安心下来。

“去火车站。”我对司机说道,因为我打算暂时离开这座城市。小芝不安地拉着我的手,告诉了我事情的真相:她在我给她讲了司马强的故事之后,又意外地听说了超市里的工作人员其实都是死人这件事,于是她连辞职都没敢去,就直接跑掉了。可是她刚一出校门,就被一个穿着黑风衣的男人抓住了。

这个男人很厉害,像是能驱使鬼神一样,将她带到了郊外的一个小加工厂里。那个加工厂是做假牙膏的,而且还是用鬼做!他告诉小芝,这种牙膏就是他们超市里面卖的那种。买了这种牙膏的人会被鬼附体,去给别的鬼刷牙,刷满一百个之后,这个人就会拔下自己的脑袋和脊椎骨,将自己变成一个牙刷鬼。

而他会将这种牙刷鬼回收,再做成牙膏卖进超市里……这样循环一段时间之后,这所学校里就不会再有活人。他将会以这所学校为据点,逐渐将范围扩大到整个市!后来,小芝想方设法逃了出来,想到我还被困在学校里,就连夜来救我了。

按照她所讲的,之前把我拉到超市门口讲故事的小芝应该是鬼变出来的假货,这样整件事似乎都能说得通了。但是我还有两个疑问:那个做牙膏的男人抓小芝做什么,而小芝为什么又一定要把我救出来?我跟她只是普通朋友而已,这根本说不通啊!窗外的树影接连不断地闪过,影响到了我的思考。

我突然反应过来,火车站是在市中心,而这里明明是市郊——这个出租车司机也有问题!“停车,我要下车!”我叫道。。司机的脑袋慢慢转了过来,直到转了180°,才停了下来。他阴森森地对我说:“已经晚了!”小芝将我的手抓得更紧了,她也一脸阴森地说道:“看样子你已经怀疑我为什么要来救你了,那是因为察觉到我的计划的人更应该好好刷牙啊!

我明白了,这个小芝,也是假的,“她”就是那个所谓的“世外高人”!可惜,就像那早就在侧门外等着我上钩的“出租车司机”说得那样,已经晚了。我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管散发着劣质糖精味道的牙膏,引诱我不由自主地把手伸向了自己的脑袋,用力拧了起来……。

上一篇:别请我吃茶

下一篇:刻个字吧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