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TV > 民间鬼故事>被刮宫的胎儿鬼故事TV

被刮宫的胎儿

鬼故事TV发布时间:2021-12-29 13:40:13【民间鬼故事】人正在读本文共有10229个文字

简介:不好意思啊,本人因为事情太多,来太晚了,希望大家喜欢我的故事,若有什么不爽,请多多海涵。 (阿蝶讲故事,恐怖系列。本故事由阿蝶创作,讲述 阿蝶,制作 阿蝶。) 开场白...

一个叫做夏伟伟的律师,出生在民国时代的家里,他的全家人都是从法律大学毕业的。
父亲夏钦明,毕业于国际法律学院,1962年,招聘为法院内,成为了有名的法官;
母亲夏沁兰,来自于国际法律高校,她的美貌和机智,使她成为了一个女侦探,帮助警方们提供重要信息,成功抓捕了犯人。
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则是退休的审判员、律师、法医和审判长,一家人和谐幸福着过着小日子。
可是,孙子的才华和智慧使家人自豪,只有一个问题没有解决,就是一直打着光棍。
“伟伟啊,你已经45岁了,你再结不了婚可怎么办啊?”太奶奶说。
“先辈,我知道你们的良苦用心,可是婚姻不重要,事业才重要,放心吧,等缘分来了,会有年轻女孩追求我的。”夏伟伟说。
“可是?”太爷爷发愁了。
“好了,爸爸妈妈。别逼曾孙子了,他会幸福的,我相信他。”夏伟伟的舅舅、舅妈,公安局的大队长和副大队长,夏绮梅和夏奇翌走了过来,安慰着祖先。
“唉!这孩子怎么办啊?”全家人唉声叹气。
这时,夏伟伟的艳福降临了,一个叫做李红霞的36岁女人,她是个骗子,她说,“我来自公安大学二年级生,去年才毕业,现在刚刚有了一个新的来钱快的兼职,不知你们是否能让家中独子夏伟伟和我一起干呢?”
“非常愿意。我哥天不怕地怕,不会有上当的意外发生的 。”夏伟伟的妹妹,夏美眉说了就想把夏伟伟交给眼前这个36岁自称为是公安大学的女学生。
“妹妹,我是不会去的,你把一个亲人交给了一个骗子,你是会捅大娄子的。”夏伟伟说。
“你不去,就不是我哥!”夏美眉威胁着,就把他赶出了家门。
“唉,妹妹,你…”在寒冷的冬季,夏伟伟在外面站着,不停的打喷嚏,而叛逆的妹妹,不管。
“美眉,你过来,你哥哥呢?”母亲问。
“他不去工作,就把他关在门外。”美眉说。
“美眉,你闯祸了,你会害死你哥哥的,她就是个骗子,是骗钱骗色骗情又骗婚的,我们夏家一向正直善良,不会轻易伤天害理,可你一时冲动,就把你哥交给了一个女骗子,还让我们接受她?你太过了。”爷爷夏琴业说。
可是,叛逆的夏美眉谁的话都听不进去,就撮合哥哥和女人结婚,她根本不考虑未来会是什么后果,就呼朋唤友的写名单、送请柬,买家具,忙的不亦乐乎。
骗子终究还是骗子,可是夏伟伟就是从国际法律学院毕业的高材生,知道了骗子的底细,女人看他不上当,就设了一个套,来接近夏家,骗取他们的信任、感情以及财富,就在夏伟伟不注意的时候,将他的手机微信做了些手脚,把他的家人的微信删改,改成了自己和同伙们的头像和微信。
“怎么?”夏伟伟看见了微信有了“异样”,觉得“不对劲”,他就打电话给那个女人,可是,对方根本就不接电话,于是便报了警,请自己当了警察的好友们来解惑。
朋友问:“伟伟,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不好看啊?”
“是这样的阿鑫,我妹妹不懂事,把我交给一个叫做阿貌的女人,我刚才在家里,发现她根本不是一个公安大学二年级毕业生,她就是一个女骗子,叫龙貌金汇。”夏伟伟说着,就打开了聊天记录给朋友看。
“嗯,知道了,我们会注意的,另外,马上过年,朋友们要回家休息,您现在不能出去,你身价过亿,会被害的。”警察说完,就走了。
这边的诡异聊天案,警方还在破,那边夏伟伟待在宿舍中,茶不思饭不想,觉也不睡,就在琢磨那个女人是怎么知道自己全部私人信息的。
“伟伟,开门,我是阿诗,你已经一天不吃不喝了,我给你送来了包饭和紫菜酱汤,你好歹吃一点。”阿诗说。
“好,我这就给你开门。”伟伟说着,就开门让阿诗进来。
可是,他不是“阿诗“,他是同伙阿达,见伟伟上当了,就冲了进来,逼问钱在哪里。
可是,夏伟伟态度强硬,就是死活不说,这让阿达非常恼火,就用匕首,狠狠的朝伟伟的的心脏插了下去,见他还是死不了,就命令同伙阿城、阿卡、阿沙和阿虎一起向夏伟伟扑了过去,一阵拳打脚踢之后,他还是受了重伤,就一起拉来了高压线,接在伟伟的要害部,只听“劈啪“一声,伟伟被电击了,但还是死不了,他们就来了一个“更狠的”,用砖头不停的向伟伟头部砸去,伟伟“啊!”的一声惨叫了一声,就呼吸停止了。
“钱拿到了吗?“女人问。
“拿到了,不过出了意外,人死了。”同伙说。
“阿城!”女人大喊了一句。
“是,老板。”阿城说。
“你们是干什么吃的,我要的是活人和钱,你们却把钱拿到了,人却被害死了,你们说,怎么办?”女人怒斥了一番。
“对不起,头儿,我们也不知会这样。”同伙低下了头。
“好,再给你们一次机会,要是再失手,就杀了你们,听见了没有。”女人问。
“是!“同伙说着,又去作案了。
“铃铃铃!铃铃铃!“一阵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喂,您好,请说。“警察接了电话。
“我的儿子,这一整天都不回家,也许出事了。”报案者说。
“你的儿子是谁?叫什么?”警察说。
“我儿子叫夏伟伟,45岁,是一个国际法律学院毕业的高材生,今天才刚刚当了律师。他一天都没有回家了,他还没有结婚,就出了这样的意外。”打电话的是夏伟伟的父亲,夏钦明。
“什么?”警察站了起来。
“什么时候出的事?地点在哪里?“警察说。
“在瓦特大酒店203室。”夏钦明说。
“好的,知道了,别担心老先生,我们一定会把犯罪分子捉拿归案,还你们死去的儿子一个清白。”警察说。
“谢谢你,警察同志。”报案人挂了电话。
于是,警察先到了夏伟伟的家,询问妹妹夏美眉:
“美眉小姐,你是伟伟的妹妹,你了解哥哥的情况,请你给我们提供线索,说说你的哥哥是谁把他害成这样的,能说说吗?”
“不,我不知道。”夏美眉脸色变得煞白,一句话都不敢说。
“别紧张,我们不是要逮捕你,请配合我们好吗?不知道的话,就和我们走一趟,去局里再说,好吗?”于是,警察将美眉带到了公安局。
“美眉小姐,你只要配合我们调查,就可以回家了,来,喝口水再说。”警察倒了杯凉白开。
“是我把我哥害成这样的,因为他工作了快半辈子,现在还在打光棍,家人着急,就想给我哥找个对象结婚,我突然看见一个姐姐,她和我哥哥好像挺融洽,我就飞蛾扑火,就把哥哥托付给她,本想着能扭转一下,没想到,就成这样,都怪我不好。”美眉非常自责。
“哦,这样啊,那犯罪分子是谁?男孩还是女孩?年纪多大?”警察说。
“他们同伙有4-5个,分别是阿城、阿卡、阿沙和阿虎,还有个头目,叫阿达。他们有个上线,叫阿貌,原名叫龙貌金汇,是个韩国人。”美眉说。
“最大是谁?最小是谁?”警察问。
“年纪最大的是龙貌金汇,36岁,年纪最小的,是犯罪嫌疑人其中一个,就是她的弟弟,龙茂景龙,才刚满18.”夏美眉接着说,警方不停的记录着。
“夏家有多少钱?”警察说。
“总共3000000000000000亿元。”
“哦?然后呢?”警察问。
“后面的事情,我就不清楚了,因为,知道的太多,麻烦就越大。”夏美眉说。
“谢谢你的配合,我们会尽力调查的,放心。”警察们说完,就开着警车,就开回公安局了。
夏家妹妹因为自己也加入了行骗行列,所以,不敢说“老大阿貌”的“坏话”,她非常倒霉,龙貌金汇命令他们去抢劫,夏美眉只能得到3分之2.。
她非常心虚,每天担惊受怕的过着日子,害怕家人知道,就躲到了宾馆。
但是,“逃的了和尚逃不了庙”,她担心的报应将要落到自己头上。
这一夜是她的不眠之夜,而她每次都梦到同一个人:
“啊!别这样,哥,我不是这样故意害死你的,我知道错了,求你看在我是你妹妹的份上,就原谅我吧。”
“还我命来!”
“啊?我什么都可以做,我是在帮你重拾财富,我会把钱换回来的,哥。”
“我凭什么相信你?”
“我是你妹妹。”
“你如果不洗清你杀我的罪行,我就天天骚扰你,我会天天来。”
“知道了。”
“咱们跟着瞧。”
梦醒之后的夏美眉浑身颤栗,大滴大滴的虚汗从她的额头上滴了下来,揣着粗气。
“怎么办呢?钱如果不还给我哥,那我哥的亡灵还会来找我算账的,如果我还了钱,阿貌姐会报复我的。”但是,夏美眉还是不还钱。
有一天,她出手阔绰,请朋友们到夜中会喝饮料。
“哟,美眉,你长进了不少啊,还有钱请我们喝饮料?”
“那是,我小姐有的是钱。”
看着美眉“堕落”成这样,她的昔日好友,阿龙看不下去了,就说,“好友一起玩当然是件难得的好事,但是,我要提醒你,阿眉,你太过了,你把你哥哥的钱和我们头目,貌姐都花完了,你就要有大亏吃了,就不怕真有一天,你的哥“没有死,而且“回来了”,你就不怕你哥来找你“索命吗”?
“那又怎么样?”美眉忘了不眠之夜给她带来了恐惧感。
阿龙说,“你必须还钱给你哥,你不还,会死的“很惨”的。
可是,堕落的美眉不以为然,不听劝,就将骗来的钱,都花完了一半,买包、看恐怖片,去游乐园、K歌、潜水,很快,30000000000亿元,就花完了。
她非常满足,于是回到了家向父亲付茂振雄要钱。父亲问,“孩子,你的钱怎么花得那么快啊?”
她说,“有朋友需要开公司,那装修需要大把的钱,我怎么不能见死不救呢?“美眉说。
义父付茂振雄非常了解义女,就说:“孩子啊,给你钱可以,但是不能用钱来干违心的事情,否则,你就会有报应的,知道了吗?”于是,付茂振雄就把3400万元给了义女夏美眉。
见钱眼开的夏美眉拿到了钱非常的得意:“谢谢义父。”
而义父虽然表面上把钱给了她,但是,他看得出来,她显然是在撒谎,于是,就找来了韩国最有名的电影导演富江、配音者贾岛仕和灯光师马佳琪和配音演员奥玛卡琪娜,来替他解决这个“大错特错”的女儿。
在导演富江的命令下,工作开始了,他们有的释放“烟雾”,有的设置机关,有的投影,而有的在那广播和麦克风,拿来音响来制作声音。
义女夏美眉真的去开公司了吗?没有,只是拿着钱结婚去了。
这天,她遇到了一个叫做幅木管亲的日本男孩,她马上嫁给了管亲大少爷,但是,大少爷管亲,依旧被她蒙在了鼓里一样,不知道美眉的目的,也不了解她的底细,他英俊善良,从来都是说一不二,非常的柔弱,而美眉利用了这一点,知道他有这个弱点,满足了,就卿卿我我,不满足,就大喊大叫,吵得别人扰民,也不管。
  • 她怀孕了,公公婆婆见了,非常高兴,盼望着能有孙子孙女。
于是,他们马上就让儿子管亲过来,给儿媳妇做些好吃的,管亲买来了鱼虾、紫菜、鸡鸭蛋和西米与椰肉、松露和水果,跑到厨房坐了起来。
“我去看看。”夏美眉说着,就要去厨房看,结果,就被婆婆殷茂马佳慧给拉住了,她说:“孩子,你怀孕了,不能动,需要休息,你等一下,我儿子马上就给你带稀饭给你吃了。”
夏美眉过上了富到人家的生活,但她依然不满足,她帮着貌姐骗了大巴的钱,抢人手机、笔记本电脑,就连美术馆的作品也被她洗劫一空,她拿着这些钱到处吃喝玩乐,花完了,继续行骗。
这引起了警方的注意。
“注意!目标出现,所有的人员立刻前去,全面展开搜捕!”
“是!”
于是警察们埋伏在她的新家外。
晚上,她喝的醉醺醺的,马上就被婆婆殷茂马佳慧给看见了,就把她拉进了屋,说,“看你喝的,你不要孩子了吗?”
她生气的耍了酒风,说,“有什么了不起,别人的孩子比我好,凭什么?我的孩子这么不值钱,就把他给“刮宫”,流产!“
听到了这种气话,管亲说,“什么意思!你和我压根儿就不想结婚,目的,就是为了骗钱、骗感情,你说是不是?“
酒醒了的美眉说,“不是!我,只是想过正常人的生活。”
“正常人?正常人就该骗他人感情、钱和信任吗?正常人就该坐吃山空,正常人就该自愿被骗子利用去犯罪吗?还扬言杀死无辜的孩子吗?”管亲气愤的说完就走。
“你要干嘛?”美眉慌了。
“离婚!”管亲将她一把重重的推倒在地上。
顿时血流如柱的美眉,说,“你为什么推我?你不要我们孩子的命了吗?”
“对!就是不要了,你和孩子就是个祸患,有其母必有其女,离了婚,你就满足你的心愿,把子宫和孩子一起刮掉。”管亲拉着美眉就把她从20楼推到医院。
“啊!”美眉重重的摔到了楼下,医院里的人们听到了一声巨响,就赶紧出来看,到了外面,一大群人围观。
他们议论纷纷:“怎么一回事?”
“发生什么了?”
“好像发生了家庭暴力,有一个男子,把这女孩给从20楼推到了我们医院楼下,等我们发现时,她已经断了气。”
“要不要报警?”
“这事情缓一缓吧。”
突然有一个女孩冲进了人群:“让开!“
她一冲进去,就发现了躺在地上的夏美眉,哭着说,“夏姐!你醒醒啊,夏姐!我是你的妹妹,夏琳啊。你怎么了姐?你说话啊,姐!姐!姐!……..“
“是谁把我姐推下死亡的?”夏琳指着人群说。
“儿子!这是怎么一回事?”楼上的婆婆看见楼下的围观群众,质问着管亲。
“我,这不管我的事,我只是,我,妈,请你相信我,人不是我杀的。”管亲不停往后退。
“你!”紧接着,“啪!”一个耳光就打在了管亲的眼睛上,把他的左眼打瞎了。
“你这是干什么?怎么能和儿子动粗呢?”管亲父亲爱秦葵太郎指责着殷茂马佳慧。
“这孩子太不像话了,自己不了解情况,还把我的儿媳妇给害死了,像这样的恶心事件,我们家决不允许发生。”
“对!扫地出门,一个籽儿也不留,让他一个人当街讨饭!”父亲也赞同母亲的看法。
“爸爸,妈妈,妹妹,你们为什么这样对我?”管亲被家人强行推倒了楼下,还扔下了一大包行李。
“你这个孩子,真是白养你了,含辛茹苦把你养大,你就是这样回报我们全家人的吗?滚!”父亲关上了大门。
“妹妹,你让我进去吧,哥在外面很冷的。”管亲说。
“砰!”美美关上了房门,不理他了。
“妈妈!我!”管亲说话没有完,就砰的一声,被妈妈锁在了门外。
“去!这是你的衣服和破碗,你自己去寻找幸福吧。”奶奶二尾美子头也不回的把孙子关到了门外。
“你穿不穿?”
“不穿。”
“不穿就打死你。”
管亲看着这些,就想起了农村生父的事情,而现在的家人,就是他的领养者。
他想回农村,但是“物去人非”,农村变得繁荣昌盛,他回不到生父的身边了。
他想换身衣服,但是,他的财富已经不属于他了,于是,就想报复夏美眉的妹妹,夏琳,借此机会“敲诈一笔”。
趁着深夜,他开始了复仇计划,就是恐吓,他在夏家里,给每个人的果汁里下了致幻剂,然后退出了房间,等待着时机。
“妈,我渴了,我去喝果汁。”夏家二女儿,夏琳说。
“口渴了吗?琳琳?”夏沁兰问。
“嗯。”夏琳说。
“我们家人口多,果汁也不少,我们也喝不完,就留着你和朋友们一起喝吧。”夏沁兰说。
“好,我这就请同学来。”夏琳说着,就邀请了朋友,奈雨、霞曲、雷瑞和吴杰豪。
“夏琳,听说,你家的果汁特别好喝。”奈雨说。
“是啊。”夏琳笑着说。
“我听说,这个果汁会让人产生梦境,是真的吗?”雷瑞和霞曲拿着果汁就喝了下去。
“还是小心为好,这果汁里面,估计有诈。”吴杰豪说着,拿着果汁就研究半天。
“阿豪,你们是干什么的?”霞曲问。
“我呢?我就是个小侦探而已。”吴杰豪说。
“你查出…什么…问题了..吗?”雷瑞和霞曲开始有点语无伦次了。
“查出来了,这里面有致幻剂。”吴杰豪拿着一个装过砒霜的塑料布袋说。
“我不行了,头好昏。”
“我也是。”
3个好友倒下了,突然失去了意识,好像被谁附了体似的。
“奈雨!霞曲!雷瑞!你们这是怎么了?”冷静的吴杰豪,看清了现场后,就准备报警。可他刚要报警,就发现夏琳不见了。
“琳琳!琳琳!”不止夏家找她,全村人都在找她。
“你们看!“吴杰豪拿着一张纸,就指给夏家看上面的字。
显然,她是被绑架了。
可她被带到了什么地方,没有一个村民知道。
突然,有人认出,地上有一个芭比娃娃,就拿给杰豪看。
当上侦探的吴杰豪,知道芭比娃娃就是女孩的玩具,就问:“成大叔,你是怎么发现的?”
村民成彤说:“我当时正准备接孙子,忽然发现地上有个芭比娃娃,就知道这是夏琳的。”
“你是说,凶手有意绑架夏琳,就是要挽回他的生父的,是吗?”吴杰豪说着,就用笔记录着。
“还有什么线索?”吴杰豪问。
“哦,对了,小吴侦探,那个绑匪绑了夏琳以后,水杯外面,都有白色粉末,我们发现地上有3个孩子,应该就是你的朋友,而夏琳就是和他们喝完了果汁才失踪的。”成彤说。
“立刻去化验。”吴杰豪让当了警察的弟弟吴感叹去化验。
经过化验,结果出来了,吴感叹拿着结果跑到吴杰豪去让他看。
“此药为艾尔晒比安二奎,含有致幻作用,人碰了,不到1分钟就会晕厥,意识全无。”
“这个药物,你先带给警方,这3个人,马上带去医院抢救。”吴杰豪命令着。
“是,哥。”吴感叹去了公安局。
“今天下午 ,又有一个受害者身亡,犯罪嫌疑人是同一人,他是富家大少爷,叫幅木管亲,男,23岁,现在身无分文,因为妒忌继父溺爱他的妻子,夏美眉,就把她从楼上给推了下去,摔死了,另外,她的肚子里还有一个3个月的新生命,因为这个原因,也夭折了。
“那她的 犯罪头目还在逍遥法外,怎么办呢?”吴杰豪问父亲。
“阿貌”还在她自己的家乱搞男女关系,她把23000000亿元快挥霍完了,如果再不抓紧时间追回来还给夏家的话,别说无法解救回夏琳了,就连这个杀人案,也会成为“无头案。”父亲吴章奎说着,就调动警察们成立个缉拿小组,和上次的警员一起埋伏,一组在日本管亲家楼上,等待管亲回来,一组堵在阿貌的住宿房间外,另外一组,就在门口准备营救夏琳。
“进去!”阿龙把夏琳推到了房间内,正好,她摔在了“阿貌”面前。
“哟!这个孩子是谁啊?长得还挺水灵的,没有猜错的话,她就是夏家二小姐,夏琳吧。”阿貌把她扶到了床面前:
“孩子,只要是你肯老老实实的和我身边的男人睡一晚,你就会有数不尽的财富的。”
“我不要什么财富,你把我姐怎么样了?”夏琳说。
“这孩子年纪不大,脾气倒不小,把她给我带走。”阿貌说。
“放开我!你利用你的假身份利用了我姐,还害死了我哥。我要是死了,做鬼也不会饶了你们的。”夏琳挣扎着被阿龙等同伙带到了阁楼上。
阁楼上阴暗潮湿,不见阳光。
“啊!“
“进去!”夏琳被阿虎给推了进去。
“这里好冷。”夏琳被冻得嘴唇发紫。
“小姑娘,给,好吃的。”从小青梅竹马的阿龙偷偷的给夏琳送来热气腾腾的5个肉包子和一杯热牛奶。
因为被头目“阿貌”的“洗脑”,导致他的“失忆”,根本就不知道眼前的女孩就是自己的女友,夏琳。
“好啊?小子,学会偷情了啊?来人,把他给我绑了。”阿貌发现了他的举动,绑上了他的四肢,并把他关进了特质的大铁笼,铁笼内的铁链就像绳子一样勒住了他的脖子,他被吊在了天花板上。
“怎么样啊?你们如果保证不报警的话,你就不会眼睁睁的看见你心爱的男孩被食人花给吞掉。你们当中,只有一个会死去,你有2条路,要么,你就自己飞过去救出你的男孩,要么你们一辈子被关在大铁笼中,哈哈哈!”阿貌狂笑着。
“貌姐!放了他们,他们是无辜的,这不关他们的事,我来当您的诱饵。”管亲挺身而出,飞了过去。
“管亲少爷,稀客啊。正巧,我的“宝贝”们饿得不行,你来喂它们吧。“阿貌说。
“管亲哥,别去,你会没有命的。”阿龙和夏琳说。
“别动!警察!放开人质,举起手来!蹲下!蹲下!蹲下!走!走!”警察们冲了进去,把夏琳给成功解救,把阿龙、阿虎以及其他同伙包括头目阿貌给逮捕并送上了警车,而管亲是个弃子,被人收养后的不幸福的生活,虽然被他人忽视,虽然他的冲动导致了一场无法挽回的过失以至于造成了把自己的妻子夏美眉推下致死,由于他的狱内表现良好,被刑满释放,他29岁时,历经坎坷,终于凭着自己的努力,成功考上了营业执照,他终于当上了大老板,30岁,他和他的法国秘书艾瑞莉莎.雷克尔.铂尔曼.卡梅伦.苏珊娜结婚了,定居到国外,生下了5个儿子3个女儿,取名为安东、安尼、安奥、安纳、安卡和爱卡、爱娜和艾玛,从此过上了幸福生活。
而阿龙因为是被阿貌利用,在他真实坦白以后,警察就以立功赎罪的名义,就让他回家和亲人团聚了,他终于和女友夏琳结婚了,他们2家人终于重归于好,再也不猜计彼此了。
而“阿貌”、阿雷、阿卡、阿虎、阿西等8人,因为作案数起,被宣布死刑。
义女夏美眉回到了义父的身边,承认了错误,义父马上原谅了她,并让导演们停止工作,不要再惩罚义女夏美眉了,导演们也原谅了他们,撤了恐怖装置。
事情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轻易的结束,食人花被房东连根拔起,土壤和水也被扔进了垃圾桶,环卫工人们把垃圾和食人花扫在了一起,放在一起。
有人惋惜这些植物,就收留了,此人就是管亲的亲生父亲,卡马那.耐达生,他把这些杀人植物放在书房内,种子也被收藏,泥土和水早已准备,并想将其照顾,却遭到了妻子的阻拦,借口是太过分了,这么危险的植物应该烧掉,很快,售出的所有的危险种子都被销毁,节日内不许送食人种子,全国家庭都安全了。
阿貌不罢休,她想继续害人,结果被警察发现并加刑,关她至终身,而她的同伙都被执行了死刑,她什么也没有了,她的 丈夫卡眉纳也因此和她离了婚,2006年,她的子宫内的胚胎给刮了出去,夭折了,她本来想让未来的儿子生下来,长大以后当律师,连名字都起好了,叫雅典纳,可是因为自己的罪行出卖了他们,儿子夭折了,财富也落空了,她什么都没有了。
于是,死后的她决定去找阿侬贝斯,请求他的帮助,但是总被站在旁边的复仇女神阻拦,气急败坏的阿貌,掐住 了复仇女神的脖子,扬言要捏死她,但是,复仇女神的力量太大,她对着阿貌的子宫就是一击,体内的胚胎顿时化为脓血。
“要想不被鬼胎诅咒,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做人,否则,你一辈子将会活在恐怖的噩梦中,明白了吗?“复仇女神说完就走了。
“交给你了,阿侬贝斯,把她看着。”复仇女神说。
“是,女神大人。”于是,阿侬贝斯看着阿貌。
“想要变成人类,你就要老老实实的关禁闭,不许再无作非为了。”阿侬贝斯说。
“啊!”她被阴风给刮倒了,等她醒过来,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人类世界。
“奇怪,刚才的所作所为是我的梦吗?”
“啊!好痛!不是梦。”她非常困就睡了。
“嘿嘿嘿嘿!嘻嘻哈哈!嘿嘿嘿嘿!嘻嘻哈哈,嘿嘿嘿嘿!”一阵子类似孩子的笑声惊醒了阿貌。
“啊!谁?”阿貌心更虚了,她的冷汗滴答滴答滴答滴答往下淌。
“我在这儿。嘿嘿嘿嘿。”“孩子说”。
“你在哪里?”阿貌说。
“就在你的肚子里。”“孩子“嘲笑着说到。
“你不是死了吗?儿子,妈妈已经为你准备了名字。”阿貌说。
“是的,我们都死了,可是,阿侬贝斯大人说了,让你好好做人,否则,我们就来天天诅咒你,让你寝食难安。”“孩子”说。
“你们带我去哪里?”阿貌被胚胎们拉走了。
“医院!找那些当初把我们刮掉的杀人魔王报仇。”
“对!报仇!”
“可是?”
“我们要为无数个命运和我们一样的同胞报仇,杀了那些自称有名的白衣天使。”
“对!杀了他们。”
可是阿貌哪敢得罪鬼胎们啊?只好被它们给强行用脐带拉到了医院了。
果然,又有流产的女孩们来到了国际妇产医院了。
在手术室内,不管女孩们哭着不要刮宫,但是医生们还是给她们做了人流手术。
男孩和家人们只能在外面惋惜着叹着气。
夜深了,那些胎儿还没有处理掉,发臭被值班医生当成垃圾给扔到垃圾桶了,一切处理完毕以后,他们就去休息了。
他们的“报应”也来了:
这天晚上11:40分,突然,从垃圾桶内传来“哇!哇!哇!”的哭声,他们慌了,就去垃圾桶查看,一看,呆了,没有孩子,只见了一团发褐的垃圾,那,孩子在哪里呢?
他们正准备四处去查看时,被眼前的一幕吓呆了,全都是发褐的“垃圾“,那些“垃圾”在他们面前都站了起来,睁着距离超远的眼睛,扶着长长的脐带,哇!哇!哇!的哭着走了过来:“还我妈妈!我要回家!”
医生们吓得不停往后退,但是,他们已经没有退路了,后面的,就是一个叫“琴琴”的一个“人类女孩”,她用敌视的眼光盯着他们。
医生们一看,顿时一个个都吓跑了 ,他们又看见了一个“死里逃生”的女人,女人也同样用仇恨的眼睛瞪着医生,她的旁边漂浮着一些不成型的胚胎。
医生们想起了小时候,奶奶们讲的一个哲理故事,“谁要是得罪了女性体内还没有出生的孩子,还残忍的将其杀害,那么晚上,就会遭来鬼婴的报复。”
他们当初忽视了这个民间传说,那是因为自己长大了,奶奶也死了。
他们现在真的能理解失去孩子的父母的内心伤痛,他们想要和充满“怨恨“的“鬼婴”道歉,但是,现在说什么也晚了,“鬼婴”们慢慢聚拢,向医生们扑了过去。
医生们尖叫着,那些胆小的小护士,当场晕厥,医生们拿出手术刀,试图将“鬼婴”给杀死。
“琴琴,冲啊!阿貌说。
“琴琴”是“鬼婴”当中的一个“大姐”,而且,她也是由“鬼婴”“修炼而成”的“人类女孩”,现在她已经被抚养,上了小学。
“琴琴,我是你的妈妈啊。”一个护士说。
“谁是我妈!“琴琴”的眼睛中,泛出了仇恨的光。
紧接着一个个脐带从“鬼婴”的体内伸了出去,缠住了医生们的身体。
医生们在求饶:“孩子,我们知道错了,你就看在我们是白衣天使的份上,就饶了我们吧,我们再也不敢了。”

你还好意思说,我上辈子是个律师,你却把我给害死,我投了胎,你就把我在第8周时,给人流了!我不会原谅你了。“
“你要干嘛?孩子?我们是好人啊。“
“好人?你把我给人流还是好人?我要用脐带把你们都缠死,下地狱去吧!“
“不要!啊!“
“我现在不杀了你们,还会有像我这样的受害者被你们给刮了宫,四分五裂,命就在你们受手上给断送了。今天,我要为他们报仇,别忘了,我们都是“鬼胎”!去!“
“再也…..不敢了….”!
说完,被医生刮了宫的孩子们,用脐带死死的缠住了医生们的脖子。
医生们被“鬼婴们“给勒的紧紧地,他们做着“最后的挣扎”,然后,就不动了。
报了“仇”的“鬼胎”们马上 就消失不见了。
后来,这家 医院被查封并改造成对外开放的“妇幼保健医院”,至于几十年前的“鬼胎袭院”的事情已经圆满结束,很多年轻女性都进入了这家妇幼保健医院里,经过试管婴儿“成功降生了可爱的宝宝,全家人喜得贵子,过着幸福的生活,并将儿女抚养成20来岁的帅哥靓妹。
警方们破获了一起“非法行医”案,并抓捕了杨德华、杨德旺、杨德江等6个医生,并赶到家里抓捕了杨德花、杨德蟒和杨德龙等家属,以“医院夜里杀婴案“的罪行,批准逮捕,等待他们的是法律的严惩。
他们的次女,杨爱花也在这里诞生,她出生时,家人就因为犯罪执行了死刑,她无依无靠的,眼看就要奄奄一息,一个好心的人,收留了她,这就有了杨爱花的生命,如今,杨爱花已经23岁,成为了妇幼保健医院的护士,她的乐于助人的精神,天使面庞和魔鬼身材,吸引了叫德艾维的年轻医生,不久,就结婚了,还为他生了16个女儿,个个赛若天仙,全家人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好了,这个“被刮宫的胎儿“的故事就讲完了,谢谢大家的收听。
咱们下一次同一时间,我们不见不散!
好了,今天的栏目就到为止,谢谢大家!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版权所有,违者必究!)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