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TV > 灵异鬼故事>借钱鬼故事TV

借钱

鬼故事TV发布时间:2021-10-18 08:26:20【灵异鬼故事】人正在读本文共有2563个文字

简介:任晓燕经理的吝啬是同事们厌恶的,比如:迟到减去半日薪水,病假扣除当日工资,请假三次免去年假至于加班,在她嘴里是责任和精神、敬业的体现。总之,但凡跟工资挂钩的事,她...

  任晓燕经理的吝啬是同事们厌恶的,比如:迟到减去半日薪水,病假扣除当日工资,请假三次免去年假……至于加班,在她嘴里是“责任”和“精神”、“敬业”的体现。总之,但凡跟工资挂钩的事,她死死抓着,生怕自己吃一点点亏。听同事们说,任晓燕的抠门不是开公司当老板后有的,在她还是一个小职员的时候……
 
  那时,任晓燕中专毕业,来到某家公司做销售。她认真上进,又肯加班和吃苦,各方面表现挺好,但奇怪的是,业绩总拖公司的后腿。
 
  公司的领导百思不得其解,经过一番调查,发现一个尴尬的事实:任晓燕吝啬抠门,舍不得在客户身上花钱或让利。
 
  领导做起思想工作,可是无论怎样,任晓燕的吝啬本色不改,无奈之下,只好劝她离开了公司。
 
  离开不久,前同事王胖子向她借钱,她没有借。过了几天,王胖子又联系上了她,“晓燕,你嫂子前几日摔坏了腿,等钱动手术,看在我之前照顾过你的份儿上,多多少少支援一下……”
 
  要说这王胖子为人大方,在公司里也是热心的人,每个人都很喜欢他。可是,王胖子这么困难,万一还不上怎么办?思来想去,任晓燕拒绝了。
 
  电话那头的王胖子不禁恼火,“任晓燕,都说你抠,名不虚传,行,不打扰!”
 
  任晓燕忙于求职,没再多想,直到半月后的一天深夜,迷迷糊糊从床上爬起,打开了灯,看是王胖子的电话,“喂!王哥。”
 
  “滋滋滋滋”,电话那头是强烈嘈杂的电流,吓她一个激灵,手机掉到地上,后盖和电池分了家,捡起来装上已经开不了机了。
 
  “该死!”她骂了一声,气呼呼地想到又得花钱,抬头看了眼床头的表,0:04。
 
  “这个死胖子,深更半夜打什么电话?”她又骂了几句,稍稍解气,躺下继续睡。
 
  好不容易睡着,电话铃又响了,她不情愿地翻了个身,拿到手机按了接听,“谁呀,大半夜让不让人睡?”
 
  没有任何声音。
 
  她快要不耐烦的时候,终于有动静了,对方的声音沉闷,没有感情,“是我,王胖子。”
 
  “哦,王哥,你有什么事吗?”
 
  等等,任晓燕一个激灵,爬了起来,打开灯,只见手机根本没有开机。
 
  手机没有开机,她怎么接听的电话?
 
  “晓燕,在听吗?”寂静的深夜,王胖子阴沉的声音清晰可闻。
 
  这一刹那,任晓燕浑身鸡皮疙瘩,手指忙不迭按向挂断按钮,怎么按都不管用。惊恐之下,她将手机用力摔了出去,“啪”的一声,裂成三、四块,可怕的是,王胖子的声音还在,而且成了免提。
 
  “晓燕,不想接你王哥的电话?呵呵!你挺好!”王胖子的笑声阴冷而可怕,犹如地狱恶鬼地嚎叫。
 
  任晓燕吓得用被子盖住了脑袋,身体不停地哆嗦。
 
  “我在你家楼下,借你些钱,出来谈。”
 
  她更怕了,把身体蜷缩起来,一动不动。
 
  “要是不出来,我会一直等。”说到这里,王胖子挂断了手机。
 
  她松了口气,反正王胖子没来过她家,她不出来,又能怎样?
 
  外面传来了敲门声,她不由咯噔一声,装作没听见,不料,越来越响,恨不得把门敲破。按说这么大的动静,别人也能听见,偏偏没有人出来制止。正在她焦躁不安,犹豫着做些什么的时候,夜,又恢复了死一样寂静,她能听到自己的心跳。
 
  “咚咚咚!”
 
  那敲门声近了,忽然,从外面的门到了她的卧室的门!
 
  她吓得从床上滚落下来,挣扎着爬起来,看了眼窗户,她住在八楼,跳窗逃走?不可能!
 
  “嘭!”头顶的灯泡炸了,玻璃碎渣到处都是,刺到了她的身上也没有察觉。
 
  因为这时,她锁着的房间门开了!
 
  门外站着个人,衣服十分奇怪,穿着红红蓝蓝的马褂,很是鲜艳的颜色,不是这个年代的风格。
 
  这人隐没在黑暗中的脸,尤其是妖艳的嘴唇,透着浓浓的诡异,“晓燕,我就在你家楼下,我会一直等着,等到你出来!”
 
  来人缓缓移动,待走进卧室,借着外面隐约的灯光,看清了对方的面孔。
 
  刹那间,她头脑一片空白,后背直冒冷汗,这竟是丧葬用品纸扎人!
 
  “晓燕,见你一面真难,走吧!”纸扎人苍白的五官没有任何动作,但王胖子的阴恻恻的声音就这样传了出来。
 
  任晓燕的身体不受控制地动了,僵硬地移动着,随纸扎人一步步走出房间。
 
  下了楼,走在小区里,附近栽种的杨树“啪啦啪啦”作响,令人发毛,如同鬼在拍手。
 
  任晓燕像是提线木偶,亦步亦趋跟着纸扎人到了小公园,这里的杨树更多,风吹过来,“啪啦啪啦”的响声,仿佛暗中有无数个恶鬼在窥探。
 
  她能够控制的身体了,转身要跑,不料双腿一软,跪了下来。
 
  眼前的不算粗壮的树枝上,挂着一个胖乎乎的身体,僵硬的身体背对她,随着夜风轻微地摇摆着。这时,那身体动了,缓缓转过来,路灯照亮了对方的脸,那是一张面无血色的脸,双目暴突,嘴唇黑紫,舌头伸得老长。
 
  “王、王王哥……”
 
  尽管对方变了样,任晓燕还是认出了,想到了王胖子已死,没想到死得这么惨。
 
  “吱呀吱呀”,王胖子的身体微微摇摆,那将近两厘米粗的缆绳,吊着王胖子的脑袋,将他死死挂在树上,脖子的皮肤缓缓腐烂开来,滴滴哒哒流下暗色的血液,顺着缆绳落到地面。
 
  很难想象这是曾经乐观爱笑的男人,王胖子二十五、六的年纪,个头偏矮,人像是球一样,脑袋两边的头发早已稀疏,整个模样有些滑稽。他曾自我调侃,“要不是我早娶了媳妇,就凭我的身材,还有脱发,妥妥的位列单身贵族。”
 
  “你……怎么会这样?”任晓燕结结巴巴问道。
 
  王胖子叹息一声,忽然阴风大作,周围的杨树像是发了疯一般地剧烈摇晃着,那“哗啦啦”的声音极其骇人,像是在倾诉无尽的怨和恨。
 
  这风吹着,仿佛有一个世纪长。
 
  等一切安静下来,任晓燕睁开了眼,险些晕倒。
 
  王胖子面对面站在她身前,那可怖的面容,那恶臭的味道,那阴冷的气息,她感觉自己随时可能坠入地狱!
 
  “晓燕,借我一些借钱……”王胖子伸出了手,胖乎乎的手上尽是尸斑,几个蛆虫在翻滚。
 
  听到钱,任晓燕的头脑清晰起来,不由嘀咕,“人都死了,还要什么钱,怎么还我?”
 
  王胖子的手一僵,尖叫出声,“死也不肯借钱是吧?”
 
  任晓燕看着王胖子,忽然发现自己没那么怕了,闭上了眼,“动手吧!我没钱!”
 
  ……
 
  “这就是死后的世界?”
 
  久久,她睁开了眼,王胖子已经没了,夜风吹在身上,有些凉。
 
  她发现自己活着。
 
  天一亮,她打电话给以前的同事,问起王胖子的情况。
 
  电话那头儿沉默一会儿,说了起来:
 
  为了给媳妇摔坏了腿做手术,王胖子先是从高利贷那里借了一大笔钱,又向亲朋和同事借了一些,可还差一些。后来,钱凑够了,可惜晚了,筹钱那段时间,王胖子媳妇发生了小概率的感染,抢救无效死了。媳妇身死和高利贷逼债,双重打击下,王胖子于一周前的深夜,以缆绳吊死在了树上。
 
  经过这事,任晓燕的吝啬非但没改,反而变本加厉,毕竟连鬼向她借钱都敢拒绝。只是,开摄影店后,她招聘时,但凡对方名字里有“王”的,一概谢绝。

上一篇:挂镜子

下一篇:我要团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