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TV > 灵异鬼故事>太真实精彩,当故事看就好鬼故事TV

太真实精彩,当故事看就好

鬼故事TV发布时间:2021-10-18 08:24:12【灵异鬼故事】人正在读本文共有3760个文字

简介:2011年,一个曾经的事主推荐我加了一个qq群,据说里面都是广东学道的同行。那个时候我来广州没多久,急切的想认识一些人,拓展一下人脉。没有丝毫的犹豫,我就加了进去。群里面...

 2011年,一个曾经的事主推荐我加了一个qq群,据说里面都是广东学道的同行。那个时候我来广州没多久,急切的想认识一些人,拓展一下人脉。没有丝毫的犹豫,我就加了进去。群里面人不多,二十几个。我进去之后没人说话,我也没有主动说话,而是把群里面所有人的资料都看了一遍。里面基本都是一些22到30岁的年轻人。群主29岁,名字带个鹏,让我感到奇怪的是,里面还有几个女生。我心里一阵纳闷,难道现在还有女孩子做这一行的吗?莫非是小夜那样的阴阳眼或者是一些下阴婆的传人?正在我思绪乱飞的时候,里面的群主突然打出了一句话:本月十五去顺德那边0一座废弃的庵堂里面探险,有没有人同行?
 
    这句话一问出来,下面马上就像炸开了锅一样,询问的消息一条接着一条。我静静的看了十几分钟没说话。看完之后,我了解到了几个比较重要的信息,一:大家都叫这个群主冒哥,而且在群里面威信很高。二:他们要去的哪个废弃的庵堂在一个座山上,山里没有一户人家。三:这个庵堂是一群驴友露营的时候发现的,而且里面绝对不干净。四:目前为止,只有一个人响应了冒哥的召集,那个人名叫小誉。除此之外,我竟然没有看到任何关于里面的灵神有关的讨论信息。我忍不住的打出了一行字:那个废弃的庵堂里面不干净,具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这句话问出来,居然像丢进万丈深渊的还快石头,没有激起一声响动。很快就被他们刷没了,而且没有得到任何一句回应。我心里暗自奇怪,为何这帮人对最关键的事情却不做任何讨论,只是在一个劲的问这个去不去,那个去不去。我不甘心的又打出了一排字:不了解事情就贸然过去很危险的。
 
    这次又回应了,那个叫小誉的朋友立刻发出了一句话:“你这是在怀疑冒哥的本事吗?”
 
    我赶紧解释到: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说大家都是同行,做事情量力而行大家都懂,我只是提个醒。
 
    “去就报名,没胆去就别bb,哪里那么多废话啊。冒哥的本事大家都知道.请问你在这里质疑什么?”还是那个小誉马上回了我一句。
 
    我顿时一阵无语,甚至开始怀疑这个群是不是真的都是学道之人。真在犹豫要不要退出这个无聊的群的时候,冒哥发上来一行字:小誉,不要乱说话。这位道友,不好意思,请问你有没有兴趣和我们一起去那个废弃的庵堂看看?放心吧,那个庵堂的事情不算凶,有我在可以保你们周全。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的时候,那个张敏的女生也发了一行字:冒哥,我也去,很早以前就想去和你见识见识了,十五那天正好有时间。
 
    既然这样的话,去就去咯,正好我也想见识见识群里那个人人都在推崇的冒哥是如何厉害的,我缓缓的在键盘上敲出了几个字:三缺一么?那我不去就凑不齐了啊。冒哥,算我一个。
 
    发完之后我点了冒哥加了个好友,然后退掉了那个群。不管怎样。这个群的氛围我不喜欢,不喜欢自然没有待下去的必要。冒哥加了我之后,就开始询问我是不是学道的,师承什么门派,有没有见过鬼之类的。我想说恰灵,但是他肯定没听说过。他没听说过又不好装知道更加不会直接说没听过,所以我没必要给他造成这种问题上的困扰。我直接说:“我略懂一点点疲劳,如果那个地方的灵魂不是很凶的话,我自保没有问题。”冒哥直接发了一个电话号码,然后叫我十五当天联系他。还说可能要过夜,所以需要准备一个帐篷,然后又大致和我说了一下驴友反馈过来的庵堂的情况。他说的情况听上去很简单,应该只是一个游荡的孤魂在庵堂里面藏身,被几个驴友打扰了就做出了一些吓唬人的举动。并没有什么危险。我说了声:嗯,到时候一定准时到。
 
    那个时候才初十,十五还早,所以我也没有什么要准备的。正准备关了电脑去吃饭的时候,那个叫张敏的女孩突然加了我,验证消息是:“你好,十五一起去庵堂探险,可以先加个好友熟悉一下么?”
 
    我一看乐了,这又不是相亲交友,还熟悉熟悉。不过我还是同意了,然后礼貌性的和她聊了几句。从这个女孩子的说话方式来看,应该是对着一次探险有些心里没底,似乎还在犹豫挣扎着。而且我肯定,她只是个旁观者,并没有像那个事主说的群里全部都是学道之人。
 
    我没有鼓动她去,也没有劝导她别去,一切都是自己的选择。我也没给什么实质性的意见。很多事情都是要跟着自己的感觉来选择,旁人给的意见永远只是一个干扰因素,也许是好,也许是坏,与其这样,还不如不给她建议,更何况我一点都不了解她。匆忙结束了和张敏的聊天,我关掉电脑,开始去觅食。
 
    中间的几天,我都没有上q,那个时候我不是很乐意坐在电脑面前,总觉得这样很浪费时间,不管有没有事,我都喜欢到外面去走走看看,或许是对于这个城市的好奇,即使每天都是没有目的性的到处游荡,却也不觉得无聊。
 
    到了十四晚上,我才记起明天的探险约定,打开电脑之后,我才发现我忘记给冒哥手机号了,冒哥发了一连串的问号,张敏也有很多留言,几乎每天都有。我赶紧和她们说抱歉,问了冒哥集结地址,然后把我的电话号码报给了他,并且保证明天一定准时到。
 
    集合地点在市桥,冒哥自己开车。然后载上我们一起过去。时间是下午五点,过去顺德吃晚饭,顺德菜是广东名菜,口味很好,所以对这个提议,我是举双手赞成的。
 
    十五当天,我吃完午饭,就开始准备探险需要的东西,就是平常露营的一些装备。然后又简化了一下平时出活的布包。东西带太多了也不方便,主要是一些防身辟邪的东西。还有一套简易的送魂阵的物品,其他的东西都被我丢出了布包。带送魂阵的东西只是为了以防万一,万一真的是个迷路的灵神,我不介意送它一程。
 
    下午四点五十,我背着一个大的登山包,准时出现到了约定好的集结的地点,张敏已经到了,她大概二十五六岁,一米六左右的身高,穿了双运动鞋,一条还算修身的运动裤,上身套了一件冲锋衣,也背了一个登山包。浑身散发着青春活泼的气息,不长不短的头发配合上长得还算清秀的五官,竟然有种邻家调皮小妹妹的气质,即使那个时候的我比她还小。
 
    互相打了声招呼,张敏说:“没想到你还是个大帅哥。”我脸唰的一下就红了,正想夸一下她的时候,冒哥的电话适时的打了过来,我接起电话,冒哥说:“五分钟之后到,车牌号是粤axxxx.”我嗯了一声挂断电话。
 
    张敏是个话比较多的女生,五分钟之内不停的在聊,衣食住行,风土人情,什么都能聊。最后还要去了我的电话号码。好在五分钟时间不长,正当觉得我要慢性尴尬病发作的时候,冒哥的车到了。小誉已经坐在了副驾驶位置,互相打了一声招呼只后我和张敏上了车,坐在后座上。冒哥是个看起来很年轻的人,但是在交谈中得知他已经快三十了,而且准备结婚了。小誉和张敏一样,和我年纪差不多,是个话唠,不过他对我好像有种天生的敌意,但是我并不在乎他对我的态度,因为长得帅并不是我的错。聊到后面我发现我们根本聊不到一起去,干脆打起盹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车停了。冒哥说:“我们先吃饭,晚上可能会消耗很多,所以晚餐要多吃点,我请客。”然后领着我们三个进了一家小餐馆。那家店地方不大,环境也一般,但是人很多。这种地方通常都是物美价廉的,也是我比较中意的地方。
 
    大家坐下之后,服务员送来餐牌,我说:“冒哥,还是我来请吧,你们带我玩,我也不能不付出。”冒哥本来还想客气一下的。小誉抢嘴说道:“冒哥,人家要请就让他请吧,晚上我们多关照关照他就是了,见到真鬼可不是开玩笑的。别到时候被吓哭,哈哈。”我笑了一下没说话。这个小誉也真是好玩,一听言词也不是学道之人,可能他真的见过灵神,但是他绝对不是那种有道行之人,充其量只是胆子大点而已。但是很多事情,真碰到了,并不是胆大就可以的。
 
    见我没理他,张敏和冒哥也尴尬的笑了笑,冒哥说:“小刘今天带了写什么东西?辟邪防身的有带吗?”我说:“嗯,冒哥放心吧,到时候不会给你拖后腿的。一些基本的防护手段我还是有的。”
 
    “说的好听啊,别到时候被吓的到处乱跑。荒郊野外的我们可不好找人啊,上次和冒哥在一个真鬼屋里面探险,见到一个鬼,群里的另外一个人拼了命的往外面跑,直接撞到门上了,牙齿都掉了好几颗。哈哈哈”小誉阳奉阴违的话又一次冒了出来。
 
    我呵呵了一声,没有理会他说的话。埋头品尝着地道的顺德美食,美食面前他的话自动被我忽略掉,没必要为一个不在意的人影响自己的心情。倒是张敏偷偷摸摸的用手机给我发了一条消息:你脾气真好。我装着玩手机的样子回了她一个:影响自己心情的往往不是事情本身,而是你自己对这件事情的态度。发完关上手机,继续吃着桌上的顺德草鱼肠。味美汁浓的鱼肠和我洁白整齐的帅牙缠绵在一起,倒也多了分珠联璧合的意思,就像一副沁人心脾的意境画,可惜的是,我自己看不到。
 
    吃完饭已经天黑了,冒哥说离目的地还有十多公里。而且是村道,很不好走。
 
    路确实很不好走,但是还是在8点多的时候到达了那个庵堂附近,那个庵堂在山脚下,离村道几百米的距离,说是村道,其实还是泥泞小路,坑坑洼洼的刚好够一台车通行,不过好在那附近几公里都没有什么村庄,自然也不会有车经过。我们把车停在路边就打着手电筒准备往庵堂走去。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建议冒哥在车上留了个电话号码。冒哥呵呵一笑说:“没事的,就我这破车,求人来偷别人都不怎么看得上。”
 
    收拾好东西之后,我们就准备往不远处的庵堂走了过去。昨天刚下过雨,泥土路还不是很干,冒哥在前面带路,我们一人拿着个强力手电筒跟在后面。张敏甚至还拿出了一根登山杖慢慢的走着。由于天气不是很好,即使是十五,月亮也被乌云遮住了。所以并除了我们的手电光之外就再也没有其它光源,甚至连山的轮廓都看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