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TV > 鬼故事小说>仓库未解之谜鬼故事TV

仓库未解之谜

鬼故事TV发布时间:2022-01-26 14:19:11【鬼故事小说】人正在读本文共有10679个文字

简介:“你来干嘛?你听我说这地方不宜久留!2022年阿蝶讲故事恐怖系列,全新升级,每日故事持续更新;尽情关注火热最恐怖作品,阿蝶讲鬼故事,惊魂记!” (呜~!),阿蝶讲故事,悬...

在一个豪华学院里,有很多的有钱学生,他们在这里学校里非常无忧无虑,吃得饱,穿得暖;而且不管是谁,都愿意和他们交朋友;这些学生来自不同城市里的有钱大老板家庭;妈妈是总监,爸爸是总裁;爷爷是董事长,奶奶是退修秘书;家里简直是“大资本家”般的环境,儿孙满堂,一家人幸福美满。因为有钱,所以全家人给孩子们向酒店为他们提供最贵的房间;吃饭时,也是在外面的餐厅进去享受美味的法国西餐。但是,问题出现了,他们觉得,孩子长大了,不能总是享受家里的温暖,而是要让他们去上学,否则他们一生就被家人给“毁了”!
怎么办呢?这时,孩子们的小姨,艾尔利.鹛特爱提出,可以在自己的学院里上学。由于小姨鹛特爱是学校美术班主任老师,又是教学楼内的艺术培训班的辅导老师,所以,一家人觉得小姨艾尔利.鹛特爱非常靠得住,就把他们给托付给她并用20000万元钱替孩子们交学费;
而鹛特爱的哥哥很坏,坏到贪婪,爱钱如命还好色;他的妹妹比他强,虽然没有财富,也是个被抱来养大的弃女,但她非常美丽,勤劳而且能干,为办爱卡啦豪华学院,就把自己的长发给卖了来换钱,去买装修的材料包括,水泥、推土机、稀土、防弹防声玻璃、还用15美元买了彩色砖头;为了开吊车,她还办了驾照去考试,很快就被录取了;她不开私家车,巴车,却去开吊车。很多人都觉得不可思议,这么年轻的姑娘却去办寄宿学校,还要投入那么多的钱?这钱是从哪里来的?  在众人的质疑和劝说下,她只是笑笑只带一缕青烟,就走了;有人怀疑她是“小偷“,就扬言让警察将她带进警察局;但是,警察了解了鹛特爱的家庭身世后,非常的同情她,并承诺愿意召集好心人为她捐钱;鹛特爱谢过了警察,就走了。
警官温悦.鹛特爱,是她的妹妹,很理解姐姐的难处,就叫住了她,并给她一笔钱,说,“姐姐,这是我们的心意,是我们托好心人给你募捐的12000美元,希望你能收下。”
艾尔利.鹛特爱就问到,“妹妹,这怎么好意思呢?这可是你亲戚朋友为了让你结婚准备的高贵嫁妆啊!”
       温悦.鹛特爱说,“姐姐,我知道你担心些什么?你的男友阿普西斯顿.雷阔是不是一个前科犯?不仅勒索他人钱财,而且还杀人?是吗?放心吧,我们一定会解决的;好了,姐姐,您今天就不用回家了,就留在我们公安厅招待所里睡下吧,楼上有浴室,和卧室,不过地方大,位置挤,我们每次一间房间,可以睡23个同事呢。你要是不介意,就将就一下吧。等什么时候,安全了,我们好心人就集齐所有的钱帮您让政府萧普磊卡莱西.麦西小姐帮你一起建起”爱阔谱龙.梅豪华寄宿学校“好吗?”
         艾尔利.鹛特爱就勉强的答应并上楼休息了,她脱下了满是泥沙的工作服,打开水龙头,涂抹一些香草精华沐浴露涂满全身,身上全是好看的肥皂沫,肥皂沫在浴灯下面闪着缤纷的色彩!抹完了沐浴液,她用温水将泡沫洗净,白皙的皮肤显得格外细腻而有光泽。
她穿上白色大浴巾,看着图纸,就看着看着睡着了。
      这时,她做了一个格外恐怖的一场噩梦:
她梦见自己变成了个虚无缥缈的“魂体”,飘来飘去,正好飘到了一座已经荒废许久的旧仓库;“奇怪,这是哪里?这个房子和学校怎么这么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她拿出图纸,此时的图纸已经变得蜡黄,破旧,好像被人丢弃,又被之后给捡了起来的样子。她一看,“不对啊?这就是我想要建成的豪华寄宿学院啊?怎么会这样?本来,学校里的仓库是被搬拆了,怎么“又回来了”?不行,我一定要进去!“说完,她就真的进去了。
      但是,她走进仓库后,发现了一些让她恐惧的东西:灰蛾扑棱着翅膀,发出呲呲呲嗤嗤嗤的声音,墙角边不知什么时候多了几个老鼠洞,里面的老鼠有些大,不知吃了什么东西,导致变异了一般;天花板的旁边全是蝙蝠,个个都是红眼睛,长牙齿,尖四肢,大嘴巴,褐翅膀。它们朝艾尔利.鹛特爱面前冲过来;艾尔利向后退让,不小心,摔倒在了冰凉潮湿切肮脏无比的“没有任何”人气的地下室;地下室有花田和泳池,而泳池深处的泥潭,是一整间的“促藏室”,强大的恐惧使艾尔利.鹛特爱游了下去,她潜到12米深的泥潭时,发现里面有很多棺椁,棺椁里有动静,她先去房间 。但是她到达仓库外时,似乎闻到了“腐臭味”,她似乎觉得汗毛直竖,后脊背发凉。她便佯装坚强的走进了这个旧仓库。里面有一些各种动物的胚胎发育期的装满福尔马林的瓶瓶罐罐;四周都是“腊肉”,冰箱里还有一些“速冻羊肉串”!柜子里是什么?  艾尔利.鹛特爱好奇的打开了柜门。
      当她看见的那瞬间,她吓得快“丢了魂儿“一样,那些都是一个一个腐烂变臭的人的尸体;年纪最大的是26岁,最小的才8岁,都是学生!
“天啊!”她大叫了一声,就消失了。
“啊~嗯!”她被惊醒了。  这时,妹妹温悦.鹛特爱微笑着说,“怎么了?姐姐?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呦!姐!天啊!你怎么出了那么多汗?还是凉的?”
      艾尔利.鹛特爱把刚才的噩梦告诉了妹妹温悦.鹛特爱,妹妹温悦.鹛特爱听了姐姐的噩梦以后,觉得是因为姐姐的男友问题,她觉得是因为他的罪行有关。于是,对姐姐说,“没关系,姐姐!像这样的“罪犯”社会上有很多,你不要放在心上,但是,你把你的顾虑告诉了我们大家,我们一定会帮助你的,今天,我为你约了一个心理医生,他是一个来自卡诗兰大学的心理学的年轻教授。他会帮你解决一切心理问题,他会每天为病人熬制一种特别的肉汤,喝了这个汤,很多孩子都会心情变好的。但是,也有副作用,比如说会有“治不好的癔症”。
         “什么是癔症?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艾尔利.鹛特爱一脸狐疑。
“大概是幻觉吧?我也没听说过,你就现在和我去医生家吧,看完了病,他会给你喝肉汤,然后会给你推荐《梦中的故事》这本心理书,你可以回房间看。看完了就可以喝杯安眠牛奶,上个厕所,就可以睡了。”妹妹陪着姐姐到了心理医生冈诺尔家去看病了。
         冈诺尔家住在而美瑞珂儿山丘上的原始丛林里的小溪旁,树枝叉叉遮住了鹛特爱姐妹俩的道路。姐姐喝了安眠药牛奶,昏昏沉沉,疑神疑鬼的。但是妹妹说,“别担心,这些都是正常的人们的心理阴影,只要让情绪调整,心情放松,就能正常工作,认真学习了。”
紧接着,“卡卡!”几声,前面的树枝被妹妹的水果刀给砍了下来。她们穿过树林,趟过小河,到了山丘旁,果然看见一座房。房屋豪华、大气,这是个雄伟的3层小楼,里面的房间金碧辉煌,有一个个的忠实的小丫鬟,美丽的女主人,旁边站着的就是艾珀拉.冈诺尔医生。
“您们好!我是冈诺尔医生,这是我的太太,艾珀拉.梅蕊腊,以及我的佣人们,美特娜,澳德瑞,克洛佩以及助手科克诺曼。对了,二位小姐,请问找我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我姐姐是一位未来学院教师,但是她现在生病了,您能治一下吗?”妹妹温悦.鹛特爱解释道。
“哦?什么病啊?”助手科克诺曼医生站在旁边说。
“就是那种天天疑神疑鬼,做噩梦,流虚汗,疑神疑鬼的病。请问您们有没有治疗这种问题的“灵丹妙药”吗?“
“没有。不过有一种“汤”可以治疗这个问题。“冈诺尔医生说。
“那是什么意思呢?冈诺尔医生?”温悦.鹛特爱问。
“就是看一个有关心理问题解决的书,叫做《梦的故事》,看了就会知道了。”冈诺尔说着,拿出了一本书递给她们。
“天啊!太不可思议了吧!”
“好神秘!真好看!”姐妹俩好奇的看着。
“不过,也未免太贵了吧。不如这本书我们就不要买了吧。”姐姐说。
“那怎么行?你看你都病的一发不可收拾了,你要是不看,你就会病的越来越严重,未来你的学校,不仅建不了,而且你还会无意识的发病,什么杀人,偷矿泉水喝都会发生了;那我这个警察该逮捕你这个姐姐呢?还是那无聊姐夫呢?”妹妹着急了。
“医生。”温悦.鹛特爱问道。
“二小姐,什么事吗?请说。”冈诺尔医生问。
“医生,请问这本书多少钱?”大小姐艾尔利.鹛特爱问道。
“   不要钱。这本书就是专门为您订购的。直接拿回去看就可以了,有什么问题就告诉我。”冈诺尔医生就把《梦的故事》送给了姐妹俩。
姐妹俩刚要走,艾珀拉.梅蕊腊夫人连忙叫住了她们:“等一下,这个神秘的礼物,请你们一定要收下,这是一套可以控制梦境的设备,叫做“梦境控制器”,旁边还有配套的影像资料,可以放入一碟试试,打开电脑,放入碟片,就能马上进入梦境控制界面,有美梦,一般噩梦,初级噩梦,中级噩梦,高级噩梦,终极噩梦,超级噩梦以及受惊吓系列选项;任意选一个,就会显示出患者的潜意识到底装的是什么。这一套设备非常重要,对于像你姐姐的心理问题的客人是有很大帮助的,但是!“
“可是后面好像没有说完哪,夫人。”妹妹温悦.鹛特爱说。
“但是,不能点击噩梦系列按钮,否则,影响你姐姐的治疗效果的。明白了吗?好的,我该回去做甜点了;要不,住我这里吧,现在时间太晚了,天黑了,路有那么多岔道;而且这是未被开发的原始丛林旅游区。这里有蜇人草,断肠草和绝命草,大蟒蛇,日轮花,食人树以及美洲豹和鳄。”说完,梅蕊腊夫人主动的收留了她们。
“不行!夫人,谢谢你们的好意,但是我们不会接受你们的施舍。”大小姐艾尔利.鹛特爱坚决的说。
“好孩子,你们果然非常懂事,而且,你们美丽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你们的品质特别好,不贪别人小便宜,不随便接受陌生人的施舍。你们真棒!好了,我让我的小秘艾瑞尔.凯美开车送你们回宿舍好吗?”冈诺尔太太微笑着说。
“姐!你就接受吧,他们那么好心好意,你这么说,不是会得罪他们吗?”妹妹温悦.鹛特爱回答。
“妹妹啊,你就成熟一些吧,你都当警察了,还那么“幼稚”,真是!““”
“姐,你真会开玩笑!我都25了,撒些小孩子气也正常吗。”
“你这个小女孩啊!真是那里没办法。呵呵呵!”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姐妹俩一路走一路笑着回到公安厅的招待所了。
“今晚,我有一颗星星灯陪着姐姐照明。”妹妹温悦.鹛特爱开心的像个“小学生”。
“行了,温悦,你该回所里值班了。今晚我陪你姐姐睡,好吗?”妹夫卡尔.凯纳说着,就走进房间,坐在姐姐床边。
“凯纳,谢谢你。”姐姐艾尔利回答。
“说什么呢!我陪你一起睡。你睡大床,我睡沙发。别想太多了,请相信我,你的病,会好起来的,你的新学校会建起来,建起来后,会有大批学生进来学习、生活的。好了,早点休息吧,晚安。姐姐!”妹夫卡尔.凯纳说完,就甜甜的睡了。
可是姐姐艾尔利.鹛特爱却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直到天亮。
熬成了黑眼圈的艾尔利,精神萎靡,更是疑神疑鬼的,她看见有个影子飘了过去,不见了。
“是鬼吗?”艾尔利揉了揉眼睛。
“不是鬼啊?那又会是什么呢?”艾尔利.鹛特爱刚想走进去,一个巨大的“吃人蘑菇”,把她给强行的包了起来,并把她“吞”进了体内。
“姐!”
“艾尔利!”
“亲爱的!”
很多人这时都在找她,其中包括冈诺尔夫妇。
昏昏沉沉的艾尔利,记忆全无,沉入了孢子粒中。
“姐在哪里呢?”
“你姐在这!”
这时,他们发现有一个巨大的蘑菇,蘑菇内鼓鼓囊囊的;
他们用手一模,可以进去。
众人一跃而起,跳入了“吃人蘑菇”内,在孢子中,果然发现了“半透明”的艾尔利.鹛特爱,并马上用工具把蘑菇挖开一个大洞,扛着艾尔利的“尸体”,就向外蹦。
一直抬到科学研究所佐伊细胞研究医院内,让瑞康米教授来查看。
“嗯!这个病人的病真是奇怪。让我看看是什么。”瑞康米教授戴上老花镜,取出一些孢子粒在显微镜下看着。
“嗯?不可思议!太奇怪了。这些都是些什么啊?”瑞康米教授感觉事情一点也“不简单。”
“怎么了教授?这病不好治吗?”艾尔利的三妹,罗亚.鹛特爱问。
“这………….,哎,不好说。能治就是能治。不过,你们过来看看,有问题。”瑞康米教授皱起了眉头。
“什么问题?”
“这是?动物胚胎!”
“等一下,动物胚胎怎么会跑到蘑菇里面?”
众人满心狐疑。
“那是因为,胚胎太小,是个正在发育的细胞,你想想看,细胞和细胞一结合,不就分不出来了吗?”瑞康米教授说着,就拿起一个孢子和一个胚胎结合,胚胎瞬间发出“赤赤!”的声音便消失在了孢子中。
“教授,我看不下去了。你这不是做实验的,我们是让您来救我姐姐的病的。”妹夫生气了。
“哦!抱歉,我习惯了;我一见到这样不可思议的物种就要研究它们是不是还“活着”?瑞康米说着。
最后,大家都受不了“掠待”动物的行为,就把艾尔利送到城里的真正的大医院里的妇产科看病了。
“大医院的医生就是高明,把孢子都拿出来了。”大家陪在病房里议论着说。
“为什么?为什么要找上我?”
“嘻嘻嘻!呲呲呲嗤嗤嗤!”
此刻,艾尔利遭受着更糟糕的状态,彻底出现幻听和幻视了,而且翻来翻去,在床上说着“胡话”。
“啊,艾尔利!你的头怎么那么烫啊!你一定是发烧了。”她的闺蜜卡里.梅特尔一边去拿冰袋给她降温,一边跑到-5楼买药。
“阿姨,拿一瓶抗抑郁和一瓶抗寄生的药。我朋友要急用。”卡里.梅特尔说。
护士小姐:“好的,小姐,你现在就要带到病房吗?”
卡里.梅特尔说,“是的。麻烦快一点。她的病非常严重,好像我朋友脑子里有东西没有取出来。”
好的小姐,您先拿药上去,我去找主刀医生。“护士说。
“谢谢了。”卡里穿着高跟鞋,哒哒哒哒的匆忙走上楼梯,赶到450病房了。
“小姐,您好,请问450病房的艾尔利小姐呢?她是去厕所了吗?”卡里问护士。
“不好意思啊,卡里警官,您的朋友是不是金色短发,大大的眼睛,浓眉毛那个女孩?哦,好像被她男友接出院了。说是要她的120000美元现金!”护士的一番话,使卡里小姐彻底懵了。“坏了!”她来不及告别好心的护士小姐们,就赶去旧仓库。
她一去旧仓库,发现里面的情景和自己的好友艾尔利叙述的噩梦一个样:
斑驳的房间,飞得筋疲力尽的灰蛾,吱哇乱叫的超级老鼠和巨蝠!仓库外散发着令人作呕的尸臭味;里面全是瓶瓶罐罐的“胚胎”;墙上全是“腊肉”,冰箱里都是用来包包子的“肉馅”,柜子里,全是学生们的尸体!她终于知道了原因,为什么艾尔利会每天疑神疑鬼的做噩梦,出冷汗,失眠,精神萎靡到发生了意外而发烧。
原来这个旧仓库之所以会散发出恶臭,是因为五年前的“吃人犯”,也就是艾尔利的男友把所有的学生都给杀了大半,放进旧仓库里的!
她调查清楚后,就把这个犯人的资料给做完并打印了出来,然后交给局长,局长说,请把艾尔利.鹛特爱和温悦.鹛特爱叫来,我要知道事情的原委。
“艾尔利!温悦!局长让我把您们喊下来问话。”妹夫卡尔.凯纳扶着2位千金下楼。
“孩子,喝杯蜂蜜红茶吧,喝完以后,和我们说说这些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局长耐心的询问着。
艾尔利如饥似渴的大口的咕嘟咕嘟一口气就把茶给喝完了。
“再给她倒4杯。”局长命令着尕美多倒一些红茶。
“小心别呛着,来,这里有纸巾,你拿去,擦擦嘴巴。”局长说。
“嗯!”艾尔利嘴巴上答应了,但还是不敢说。
“你在发什么呆呢?姐?快说啊,局长问你话呢。”妹妹温悦急了,便把梦境控制器里面的记录下来的姐姐的噩梦放给他们看。
“嗯?这是谁?”局长看着。
“这是你姐姐艾尔利吗?”
这后面还有人吗?“
“这里有个泳池,泳池下面就是个,好像是个从未光顾的仓库!”
“里面好像有什么味道?腐臭味?”
“翀纳!把梦境控制器里的记录下来的视频放大看看。”
“倒退!我看见了四周里面全是受害者遗体组织,好像都被杀害了以后,被分尸了。”
几个警察分析到。
“那,孩子,您能告诉我们您今天被绑架的情况吗?”局长接着耐心的问她。
但是,艾尔利还是支支吾吾的不敢说话。
“那你能够画出来吗?”心理咨询师凯瑞.霍尼问道。
“可以。”艾尔利说着,画出了今天被绑架的情况。
“我的妈呀!太恐怖了。!”所有人都脊背发凉。
“孩子,你终于用钢笔为你说出了你的心里话。这个画能不能作为我们破案的线索呢?”局长问道。
“艾尔利小姐,您会理解吗?”好友暧昧.雷美娜问。
“我会理解。因为我觉得这幅画留在家里会非常危险,我是个弃婴,从小被养父母养大,我现在已经38岁了,养父母为了给我幸福,就给我找了一个很坏很坏的男人做我的男友;他爱财如命,好色,借高利贷去挥霍,债主找上门,他却一个钱也不还,为了还钱,他害死了很多学生;最大的28岁,最小的6岁。就是因为我告诉了我妹妹的梦中真相,他就把我给绑了,还让我把妹妹给我的资助费120000元的现金给他,不然,就会吃我的“肉”!他就用这种方法来逼迫我,那些“腊肉”,动物“胚胎组织”包括那些“肉馅”都是他杀害的学生,他用刀把学生的尸体“大卸八块”,并当成“牛羊肉”一样“处理”。艾尔利恐惧的说。
       “怎么个处理?”没想到经这么一问,艾尔利就吓得不敢说了。
只是说了一句,“我如果知道的太多,男友也会把我给害死的。”
“美娜达警官,你去把艾尔利小姐送上楼休息,我们继续开会研究。”所长严肃着命令到。
“是,瑞克.艾科所长。”美娜达说着。
等艾尔利小姐上房休息后,美娜达和自己的男友阿多卡警官换班了,他说,“放心吧,美娜达警官,我今天陪艾尔利小姐休息,你下去吧。”
“那好吧,亲爱的。今天夜里,你把门窗关好,上锁,小心犯罪嫌疑人的“夜袭”,记住,艾尔利是我们的重点保护对象,不能让她有一点伤害。懂了吗?“美娜达警官说完,就下楼了。
“艾尔利,你洗好了没?洗好了换上浴袍来喝牛奶,热的。”阿多卡警官说着。
“艾尔利,你怎么了?艾尔利?艾尔利?”阿多卡警官不停的敲浴室的门,发现地上有红色液体,他闻了闻,发现情况不对;于是,他大喊,“艾尔利!艾尔利!艾尔利!”
他忍不住了,一脚踹开浴室的门,眼前的一幕让他惊呆了:“艾尔利大小姐!你振作一点啊!艾尔利!”阿多卡警官一模她的鼻息,没了。
“她死了!这可怎么办?艾尔利,艾尔利!啊~!”阿多卡警官吓得惨叫一声,几乎要“瘫了”。
“啊?”
“发生什么事情了?”
“一定是有人被人害死了。”
“走!上楼看看。”
“孩子们,我带你们去。你们走那么快,我不放心那。”局长说着,就带着众警官一起上楼查看情况。
他们一来到门口,发现艾尔利小姐躺在血泊中,而阿多卡警官吓得“坐不起来”。
局长和同事们问,艾尔利是怎么死的?刚才说话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
阿多卡警官不停的对着自己扇耳光,说,“我不是警官。我原名叫做格兰德.克斯,是她男友的“提线木偶”;她男友为了钱,就找上我这个老同学,帮他一起作案,当时我不愿意,他就以“要是你能把我女友艾尔利骗来让我把她好好的“伺候一番”,我就给你一批“羊肉”。来骗我。当时,他把很多学生骗来,和他一起作案,可是我也在场;眼睁睁的看着这些无辜的学生都因为不愿干坏事都被他给害死了;我也是一个学生的父亲,我的儿子,是其中之一的受害者,他今年刚满6岁,上小学一年级。没想到,就被艾尔利的男友给杀害了。“
格兰德.克斯哭着说。
“那你的儿子叫什么?”多兰警官问。
“我儿子叫格兰德.约翰雷.卡尼”在上某个普通寄校,我是个大学美术教授,培育出了很多出色的美术系学生,他们都变成了画家,年纪是26-28岁,这些分尸后的尸体,就是我当时培育出来的优秀画家。“
“啊?您就是被残害的大学美术系教授啊!”警官们听后非常惊讶。
教授把警官带到了某个丛林,那里就像是南美洲流域原始丛林,危机四伏的!有蜇人草,断肠草和绝命草,大蟒蛇,日轮花,食人树及美洲豹和鳄。
局长走在左边,让警官们跟在他后面。
“这里非常危险,你们要注意安全。”局长命令着。
“是,长官!”警官们异口同声的说着,排起了“长龙”。
教授把他们带到了山丘上的3层小楼上,当他们开门进去时,呆了:
“天哪!哪有人啊?这里简直黑漆抹黑的,一个人都没有;到处都是蜘蛛网,楼梯上的扶手”锈迹斑斑“,地上有个旧水桶,里面都是动物尸体:灰蛾悬浮在水面上;老鼠的身体往下沉;蝙蝠的双翅被强行折断!他们继续往前走,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一看,原来是一只黑猫干尸,旁边的乌鸦死了一地!
“局长,这不是人住的地方啊!”
“几个意思啊?不是人住的地方,那就是鬼宅喽?”
“有完没完啊?”
“嘘!安静。”局长和教授制止住后面的警官们的埋怨声。
“脚步轻一点好吗?”教授说。
“教授,那几个主人呢?”多美警官问。
“您是说冈诺尔医生和他的助手,佣人还有他的年轻善良的夫人吗?很不幸,自从艾尔利小姐的男友杀人案一出,他们就吓得搬走了。”大学教授格兰德也不敢交代实情,他担心下一个就是自己了。
“呜~!呜~!呜~!”那边传来了一个六岁男生的声音,善良的局长说,“孩子,你有什么难处吗?告诉伯伯,你是不是渴了?来,这是“遗忘烦恼牛奶”,快喝吧。喝了,就会安稳的睡上一觉,第二天醒来,一切烦恼都能抛到“九霄云外了。”
“我怕我喝了以后就再也醒不过来了。”男生哭着说。
“哦?为什么呢?能告诉哥哥姐姐们吗?”警官们关心的说。
“我是个孤魂野鬼,没有地方去,我想回到原来的家,那有善良的爸爸,美丽的妈妈,英俊的叔叔,高贵的小姨;调皮的妹妹,可爱的姐姐,坚强的哥哥。但是,他们都不在了。当时,我看见一个坏男人,他是我的舅舅,听说他杀了好多学生,我吓傻了,赶紧想回去找爸爸妈妈,可是,家里变了个样。变得完全让我认不出来了,我吓得直哭,不停的喊,爸爸妈妈。
可是刚一喊,就被舅舅给杀了!所以,我恨出卖我的爸爸。“男孩说着飘进局长的怀里,痛哭起来。
他哭着哭着,把身体都哭半透明了;局长安慰着男孩说,“孩子,不管你是鬼魂还是人,我们都会把你的坏舅舅给逮捕,为您们全体师生报仇,为所有受害者的家人讨回公道,好吗?对了,你舅舅叫什么名字?能告诉我们吗?孩子?”
“我舅舅叫康乃慈.雷德尔。”男孩说。
  “那么,你舅妈是谁啊?“局长问。
“我舅妈是艾尔利.郿尔特。”男孩擦干眼泪说。
“什么?那你叔叔小姨在哪里?”
“在地下室的水缸里被囚禁着。”男孩指着楼下的实验室说。
只见一个老人把一男一女囚禁在自己实验室内的装满不知名的药水里做人体试验。
“曾祖父,快放了我的叔叔和阿姨!”
“放开他们,我们是警察。”男孩把警察们带了过来,自己也举起了喷火冲锋枪,对着曾祖父。
此时的犯罪嫌疑人康乃慈.雷德尔已经56岁了,面对警察的询问,他才最终一一坦白,说自己当时家里穷,父母离异了,自己和爷爷奶奶生活,后来他长大了,发现别人都是有钱学生,不仅在家里吃得好,住的好,学校也是非常豪华的,于是就萌发出抢劫杀人的念头,为了能够上好学校,能过上好日子,就骗来了一个38岁的年轻女人强行做自己的女朋友,而这个女人,就是自己最终在警察局的警察招待所的浴室里,杀害的最后一个受害者,艾尔利.郿尔特!目的就是为了抢劫钱财。
最后,在庭审现场,法官最终判决,康乃慈.雷德尔犯抢劫罪、勒索罪、故意杀人罪、绑架罪、恐吓罪以及故意剥夺他人生命罪,数罪并罚,判处死刑,并处罚金560000万元;
格兰德教授,虽犯教唆罪,绑架罪和恐吓罪,但是其有自诉和自首环节,认罪态度好,可以宽大处理,进行教育管理。
最后,格兰德因为在监狱中服刑态度好,提前刑满释放,他开始创业了,还交了一个漂亮的女朋友,不久就结婚了,还生下个女儿,取名为格兰德.雷洛斯。一晃,她长大了,雷洛斯不仅漂亮,善良而且特别能干,特别讨人喜欢;她还获得了一个特别的“姐弟情“,她有天生的“看家眼”,能和一个神秘的小弟弟变成了好朋友,那个小男生,就是死去的6岁孩子,
格兰德.约翰雷.卡尼”。每天夜里,16岁的雷洛斯经常和卡尼一起玩,可是,最终,爸爸妈妈带她搬走了,等她们再回来时,仓库不见了,被翻新成奶茶铺了,可怜的雷洛斯永远失去了她人生中最好的朋友---格兰德.约翰雷.卡尼。别的同学找她玩,她保持沉默;她的男友卡布.雷诺总是约她玩:“嘿,亲爱的,我今天下班过来接你去咖啡店喝咖啡吃点心好不好啊?”
“好吧。”雷诺斯笑着同意了。就这样,18岁的的卡布.雷诺爱上了16岁的格兰德.雷洛斯。
可是,就在2人准备订婚前,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击碎了这甜蜜的“未来的一家5口”,
男孩当场不治身亡,女孩的头部因为受了非常大的撞击,失去了意识;等到父母来到她的面前时,她已经什么也记不住了。
看着躺在床上的雷洛斯,年纪轻轻的就这样失去了爱她的未婚夫。全家人非常心痛,被救出来的小姨,阿多罗趴在丈夫卫菲儿纳的身上失声痛哭。爷爷奶奶是总裁,他们为了孙女的病情,快把自己的养老钱给花光了。
正当爷爷奶奶准备过马路去银行取钱时,一个不守交通规则的肇事者,把爷爷甩出6米远,又把雷洛斯的奶奶给当场撞翻并拖行10米元,然后故意来个急刹车,将无辜的总裁给轧死了。
行人都跑过来,将肇事车和司机给逼停下来,一边拳打脚踢,一边说,“你这人是怎么开车的?”
“你明明知道别人老人是总裁,你却当场害死他们,他们的孙女还躺在床上呢,说,你这样做,是什么目的!说!”
“我是康乃慈.雷德尔的妹妹,康乃慈.暧昧路,我就是为我哥报仇的,你们警察开枪害死了我哥,我为什么不能报仇?这钱都是我的。这些疯子也是我的!你们少来打我钱的主意。”
“啪!”一个年轻人扇她一个耳光。
“谁在打我?”她怒吼着。
“是我,格兰德.珍穆尼!”打她的是格兰德.雷洛斯的男同学。
“珍穆尼!你干什么?”暧昧路嚣张的吼着,说着就要掐他的脖子。
“暧昧路!你被学校罢免了。”老师看见了一切,非常生气的说。
“为什么?”她质问着同学们。
“因为你是班长。班长怎么可以随便欺负人呢”?
“去道歉!快去!”
“不去!偏不去。”
“必须去!否则我们就不和你玩了。”
“我不稀罕。我有的是朋友。”
说着,她就在课堂上大声嚷嚷着,弄得全校师生都知道了。
“暧昧路,你被人控告你不守交通规则,还肇事逃逸,你已经被列入少管所了,你必须关3个月的禁闭,直到你改正错误为止,如果你不照做,你就别想去上学,回家了。”交警说着,就把她送进了少管所。
几个月后,格兰德.雷洛斯康复出院了,每回清明节,她都会一个人扫墓,她对逝去的祖父母说,“亲爱的爷爷奶奶,我来看你们了,您们苦了一辈子,应该享清福了,现在我长大了,和我的新男友格兰德.珍穆尼一起,马上我们就能结婚了。”
不久,男友就去出差了,格兰德.雷洛斯就在依兰旅馆里的房间等他;却有一个坏消息,格兰德.珍穆尼乘坐的客机因为突遇空中的乌云刚好被球形闪电给击中,坠毁了!
可是,雷洛斯没有被悲伤而击垮,而是继续做奶茶生意,不久,她就和父母一起搬家,再也不会回来了。
“雷洛斯!我没死,我回来了。”在一块墓中传出了男友珍穆尼的声音。
“珍穆尼,是你吗?”她不敢相信这是梦还是现实。
“来吧,我就在下面。我接你。”格兰德.珍穆尼说着,就用轻飘飘的手将她给带了下去,永远的消失了。
“雷洛斯!”
“雷洛斯!你回来!哼~!我们不能没有你啊!雷洛斯的妈妈彻底哭了,而雷洛斯的爸爸看着女儿从小到大的快乐的笑容,不停的叹气。
没有了女儿和未来女婿的父母,已经哭的不成样子了。妈妈受不了了,割腕了,爸爸想想女儿的音容笑貌就想哭,最后他也疯了。
警方查清楚了,原来都是看守所的暧昧干的,就判她终身监禁。
暧昧绝望了,她曾经的富裕生活都没了,自己本来以为只要能够得到和别人一切的财富的法宝是自私,却想错了,到了最后,还落得人财两空的悲惨结果,她自己的后半辈子只能在冰凉的监狱里度过了。
人生教训:“什么都不能过度,过了,结果就会很惨;人生是没有不劳而获的东西,也不能因为自己比别人差,就妒忌她人,杀害亲人,破坏友谊;这样只会给人生带来“不可磨灭的的麻烦或灾难。”
好了,仓库未解之谜的故事就讲完了,感谢大家的收看,每周三到周日再见!
(提示: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警示:版权所有,翻版必究!)
下节预告:请看恐怖悬疑故事,城市“诅咒”!
                                      作者,“蝴蝶”
                                   写于2022年1月26日周日
 

上一篇:不要握手

下一篇:城市诅咒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