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TV > 鬼故事小说>暗夜凶灵鬼故事TV

暗夜凶灵

鬼故事TV发布时间:2021-12-19 09:06:31【鬼故事小说】人正在读本文共有7112个文字

简介:“凶灵”,大家都一听,觉得特别恐怖。“凶”,指的是不吉利的意思,“灵”,则是指“亡灵”的意思,大家听说过3种类似这样的电影,分别是:午夜凶铃、夜半凶铃与古镇凶铃,内...

“好啊,你骗我,你心里只有周某,根本就没有我!”李某愤怒着说着,她像发了疯的在屋内大喊大叫,把只要是挂着的,竖着的画撕毁了给扔到了垃圾桶里,可是姜某还在画作品。李某说,“不把我放在眼里,我就把这些作品给毁为一旦,你不是有着很多财富吗?这些画少则几百,几千,多则几万,几亿元吧,这么有钱,你爸爸妈妈也是画家也有钱,对吧?好,你等着!”于是,她从外面抬来了2桶汽油,大汗淋漓的带了进来。
“你不说是吧?好!都毁了!”李梅大幅大幅的把作品当着姜某的面,都撕毁的撕毁,捅破的捅破,还用汽油往地上浇。
“你想干什么?这是我的几年的心血,好不容易画出来的。”姜某非常伤心。
“那好,我问你你到底觉得是我重要还是周某重要?”李某说。
“你们都是我最好的朋友,但我不知道你的行为有如此恶劣,我知道了也后悔晚了。”姜某带着哭腔的声音解释,请求她不要摧毁他的作品。而失了控的李某不善罢甘休,继续嚣张,说,“我让你财富和画一样,都毁于一旦。”
“你要干嘛”?姜某愤怒的说。
“要你的画卖不出去,财富也被烧的火给毁为一旦!那就是,把画都烧了!”说完,李某拿着汽油,浇完了又浇了另外一桶,点起大火,轰的一声,燃了起来。
“不要烧!求求你了,我爱你娶你还不行吗?“姜某解释着说。
“已经晚了!哈哈哈!“李某狂笑着。
“你这个疯子!我要告你!“姜某一把推倒了李梅。
“你敢打我!我给你这么多好处,还打我!你心里只有那个周某是吗?”李某爬了起来,而姜某在拯救他的作品。
“敢无视我!你就和那些画一起燃尽吧!”李某太高兴了,因为她喝了过多的红酒,又穿着高跟凉鞋,就摔了一跤,跌进火焰里。姜某一看慌了,以为好友李某被烧死了,就焦急的喊她的名字。他拿着灭火器,正准备灭火,突然听见李某惨叫的声音:“救我!姜某!救救我!啊!”很快大火烧完了,姜某的美丽画室都毁了,作品化为乌有,财富也功亏一篑了。身价数亿的大画家,很快就钱不剩几半了。李某的别墅也被烧成废墟一片了。姜某正准备走,突然,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腿,他一看,原来是烧的毁了容的李某,李某向他求救,但是,灰心的姜某再也不来别墅了。
李某失去了挚爱的男人,心理又妒忌又生气,她把姜某给绑架了,然后,和在国外认识的好友,也就是华侨助手一起计划一个骗钱游戏,而这个游戏骗取了自己好友周某对她的信任,整容过的让人认不出来的李某,利用手机变声装置,一步一步的将周某骗入游戏里,以此,李某骗取了几十万元的财富,最后挥霍没了,一不做二不休的李某,知道了周某还有一个前男友,叫郭某,她认为,是周某抢走了昔日男友,就趁周某在郭某家借宿,接着周某对郭某有愧感时,就在郭某的水杯里加了致幻剂,让无辜的周某一步一步骗入“噩梦”中,以此获得更多的不义之财,坠入“噩梦”的周某变得日益消沉、颓废,就连上厕所也要郭某守着门外,洗澡时,也变得疑神疑鬼的,郭某发现周某非常不对劲,睡觉总做噩梦,就说“你怎么了?”
“没,没怎么。”周某胆怯的解释说。
“不,你肯定有事,是不是和姜敏涛被李某绑架了有关系呢?”郭某问。
“你,你知道?”周某非常不解。
“你的闺蜜,陈某不是你的好友吗?你可以求助她啊?”郭某说着,就去倒杯水给周某压惊。
“喝杯水吧,别再乱想了,你一定是工作压力太大,老做噩梦,休息一下,什么都会忘了。
于是,郭某安慰着周某。
“你说,郭某。“周某问道。
“嗯?怎么了?有话要说吗?“郭某说。
“姜某被绑架了,是不是李某干的,她要对姜某做什么?”周某担心了起来。
“放心,这事交给警察,不用担心了,乖。”郭某就陪在周某身边一夜。
第二夜来了,郭某去买菜做饭了,在厨房里忙着,留下客厅里的周某一个人呆着。
李某越做越嚣张,利用万圣节这天的孩子们的恶作剧,把一个高仿真人手,故意扔在外面,被郭某发现了,就把手捡了回来,没想到,一捡回来就把周某吓得够呛:“这是,是,是姜某的手!难道说,姜某被害了?那戒指和姜某的送给我的戒指一个样!”
郭某说,“这只是万圣节的假手而已,是孩子拿来开玩笑的道具而已,戒指也是假的,这说明,姜某没有出意外,可能真的像你说的被李某绑架了。“
第三天的下午,周某被一个神秘人给绑架了,那个神秘人把周某带到一个公寓顶楼阳台上,周某被控制着爬到了关姜某的房间内。
“下去!”周某被强行推了进去,固定在了姜某旁边。
“看看我是谁?”李某问。
“你是李某?”周某不认识她。
“看看我是她吗?”李某问到。
“你变了。”周某说。
“对,我是变了,经过了上次被大火烧的毁了容后,爸爸带我去国外做了整容手术,把我变得非常漂亮,这个手术真巧我是用了骗来的200万元挥霍掉的。”李某说。
“你应该和那个助手一起过好日子,而不是来犯罪,收手吧。”周某劝解。
“没用的,现在我要你们付出代价。”李某口出狂言,拿出匕首向周某刺去,却被姜某挡了一刀,姜某受了伤,血流不止。
这下子,助手看不下去了,他阻止李某不要冲动,李某不听劝,就拿着凳子向着周某和姜某扑了过去,在打斗中,李某不小心闯到了柜子上,柜子倒了,李某又浑身流血不止,脸又惨遭毁容,而助手也被炸死了,200万元也没有了。这下子,李某什么都没有了,她逼着周某计划游戏,周某接受了,她也成了神秘人。不久,警察赶来了,最终,李某和周某因为盗窃和勒索罪被判了死刑,200万元也被追回,还给了受害者。
古镇凶灵,讲的是在一个小镇上,有一个凶手,杀害了一个邻居的女儿,趁着天黑,就将女孩扔入了古井中,后来,死去的女孩由于怨气太重,化为凶灵,从古井中爬了出来,接着,诅咒了整个村庄,人们搬走的搬走,死亡的死亡,很快,就成了荒芜的无人小镇,一年后,警察们接到报警,说几年前在这个村庄里发生了离奇闹鬼事件,很多人因为害怕不敢来了,有的村民着则说,自从厉鬼凶灵来了以后,到处害人,我们全家人病逝的病逝,孩子都不敢来这里了。“
警察问:“现在你们城镇还有人么?“
村民说,“唉!没了!自从凶灵来了后,整个村就像“荒废了一样。”
“好!今夜就等待那个厉鬼过来。”警察们准备守株待兔。
“咕咕咕!”猫头鹰在叫,阴风吹过树梢,给穿着单薄制服的警察一阵凉意。
“唉!醒一醒!地~震~了!”副大队长用“巨大声浪”喊醒警员们。
“哦,有事吗?警官?”警察们苏醒了。
“我们到这里来不是抓鬼的,而是破案的,几十年前的杀人案,一个女子被一个凶手给害死了,还把该女子扔进了这古井里。”大队长强调着说。
“我们现在不是等厉鬼过来吗?”胆大的警员说。
“不是,是破案!找到凶手,就能解开这层谜。”副大队长说。
“还要坚持多久?”警员有的不耐烦了。
“熬到午夜12:00!”警官说。
“啊?那么晚啊?”警员急了。
“你急什么?你老婆等你回家吗?我看你是怕了吧。“同时鄙视着说。
“继续蹲守!“警官一声令下。
“是!警官!“警员们说。
“呼!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一个女子的哭泣声从井里飘了过来。
“唉!醒醒!厉鬼出现了!“警官说。
“啊?什么?什么厉鬼?“警员太累,睡糊涂了。
“你们听。“细心的队长听着这哭声。
女子最后爬了出来,头发披一脸,露出狰狞的眼睛,手也跟着伸了出来,衣服也是破旧不堪,应该是死去好久了。
警察懵了,接着女子站在了他们的面前,要索命。
但是,依旧凶手不见,不一会,女子不见了,却出现在警察背后,用阴爪,插进了凶手的身体里,把凶手给杀死了。警察反应过来,觉得非常纳闷。而那个女子依旧怎么死的,是个揭不开的谜,古井也被搬走了,每天夜里,凶灵再度出现,眼里闪烁着怨恨……
好!来看看今天的故事是什么?
故事发生在同一个时期,还是在中国的另一个乡村。
1963年,12月的一天,城镇里的路边上,出现了一个弃女,多冷啊。
好心的阿婆,林卡曼,见她可怜,无依无靠的,就收留到家。
林卡曼的老伴,卡莱茵五年前就病逝了,林卡曼独自一人生活着,因为家里贫穷,无儿无女的,她非常的孤独,今天,她收留了一个女孩,她觉得特别满足,她慈祥的用温柔的眼神看着这个襁褓中的女孩,就特别疼爱。村民们来了说,“你看这闺女,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细细的柳眉,红红的小嘴,白皙的肌肤,黑黑的头发,多美丽啊?长大后,肯定就是讨人喜欢的善良姑娘,林卡曼,你还没有给她取名呢。”
“我看她挺美丽,挺善良,就叫她林永善吧。”林卡曼说。
“这个名字好!永善,叫叔叔!”
“叔叔!”女孩开口了。
“什么!你会说话!”村民们不相信,一个小弃女会说人话。
“永善,叫伯伯。”
“伯伯!”永善说话了。
“唉!”村民们非常喜欢这个来路不明的女孩。
渐渐地,永善一年一年长大了,人美丽,而且善良,非常讨人喜欢。
到了入小学的年纪,永善被叔叔,司永安给带进了雪地附小来上学。
上学的第一天,老师就把她带到了教室内,说,“同学们,今天给你们带来一个特别的新朋友,来自哈达村的林永善。”
“永善!欢迎你!”学生们非常热情。
“谢谢你们!”林永善礼貌的说。
“林永善,你就和卡耐布坐吧,大家会非常喜欢你。我要提醒一下大家,雪地小学,是一个环境优越,美丽祥和的学校,不会发生意外,我校特地在宿舍里安排了一间多人床,专供新学员居住,永善,你是一个好孩子,不应该住在四楼,应该和同学们住在一起,四意味着死亡,不吉利,你会倒霉的。”老师说。
“好吧,我就尊重老师您的命令,回到宿舍我会和大家住在一起,按时完成作业,做不完我就放假做。老师,您看行吗?”林永善说。
老师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聪明绝顶、美丽礼貌的小女孩,就说,“可以,但是,厕所在5楼,你不怕鬼吗?“
“不怕!我不是普通人,我是精灵!因为人们惧怕精灵,所以不敢接受我。“林永善道出了实情,这使所有人都很意外,他们觉得,更应该保护这个女孩了。
一个叫爱子的女生,非常喜欢林永善,决定要和她交朋友,因为语言不通,很难交流,一个说的是精灵语,一个说的是日语。永善能说会道,爱子会做料理,好几次邀请林永善来日本玩,但是被赵林给拒绝,他觉得爱子有“目的”,但是,谁也不知道她有什么用意。
这天,林永善完成了作业,就回家了。
路上,有个女生和她打招呼:“你好,永善,来我们日本玩吧。我爸爸妈妈都是厨师,很会做料理的,今晚,就来日本来吃饭团吧,日本料理是最美味的。”永善一看,原来是同学光幕永爱子,就说,可以,不过,晚上会有人要杀我,我会没命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爱子拉走了,说,“来嘛,来嘛,今夜6:00的火车,我来接你。“
“好吧。“林永善答应了。
中午,林永善收拾好行李,就去客运大巴了。
坐在车上,有个流氓看上了独自一人的林永善,因为,林永善漂亮、善良,就想据为己有,又担心拒绝,就打算在夜里得到她。
下午17:50,林永善去了火车站,流氓看见她一个人去朋友家,就跟在她的后面,同时知道她的弱点,那就是精灵,精灵怕温度,他找来了许多铁罐和一个大麻袋,想从后面“包抄”。
林永善正往前走,一只大手捏住了她的身子。
她“啊!“的尖叫一声,就被流氓给抓走了。
流氓将她捏的死死的,强行将她放入了铁罐,知道怕她逃走,就用更多铁罐一层一层给罩的严严实实的,里面放着硫酸,下面还固定着强力胶,用纸盒固定在拉链旁边,并且装入了大麻袋,得意洋洋的带走了。
爱子一直等着林永善,可是始终等不来,就想,“永善不会是被流氓给捏走了吧?“
这时,爱子准备回宿舍,问问同学看看他们知不知道有人捏走林永善。
他们说,“见过,我们当时在楼上吃午饭,就发现有一个人鬼鬼祟祟的,发现好像要对林永善下手,我们感觉她有麻烦了,就去找她,但是,我们追出去时,就发现那个村民离开了我们学校,而林永善已经失踪了。“
“坏了!再这样下去,永善的性命不保,她会被硫酸给融化给淹死在流氓漂流瓶里。就算她能飞的出去也会被发现而活活捏死的!”爱子是浪人出身,又练过空手道,表面上,看起来文弱书生,其实异常厉害,歹徒都不是她的对手,最后变得服服帖帖的。
她先报了警,叫来了警察,同时,发动大量师生,一起冲入瓦西村营救林永善。
而在那一边,流氓的儿子,留卡纳把林永善从瓶子里拿出来,当成玩具一样,捏的死死的。
“放开我!你这个坏人,滚开!“林永善用微弱的法力,试图把留卡纳的手移开,可是,留卡纳不但不放开,依旧把她的身子捏的更紧了,说,“小丫头,你是绝对逃不出我们的手里,就算你逃得出去,也“跑得了和尚逃不了庙”,全村人都要追捕你,你马上就是我们的了,现在,老老实实的待在罐子里,否则我们家人回来了,会把你捏的死死的,并且也捏越紧,你动弹不了,你就会活活捏死了。“
说完,就把林永善捏的更紧了,林永善感觉自己要没力气了,要窒息了。
“进去!“流氓回来了,一个拳头将林永善给打入了铁罐里。
“啊!“林永善被拳头重重的一打,窒息了,不过没有死。
“放开她!把林永善交出来!交出来!交出来!交出来!交出来!”全村人、警察在爱子的带领下堵住了流氓的村。
“想救她!没那么容易!看看她是谁?”流氓们将娇小美丽的林永善给拿出来,捏在手心里,握住拳头,越捏越紧了。
“永善!”林卡曼来了。
“永善!”收养林永善的村民都来了,大家蜂拥而上,把流氓们大打的落花流水的,激斗中,硫酸打翻了,胶水融化了。
“好机会!”流氓们争夺起林永善。
一个手铐铐住了流氓一家,警察救出了奄奄一息的林永善。
永善还没有送去医院抢救而因为窒息而死,年仅13岁。
“永善!”所有人都哭了。
永善的男朋友,赵伟捧起她的尸体说,“永善,你好好安息吧,我会替你报仇的。”说完,他把林永善埋了起来,日夜守护着这个娇小的墓碑。
大雨倾盆,他发高烧了,家人叫他别等了,他就是等,等待着奇迹的发生。
第二天,雨过天晴,出现了彩虹,天使少女和地狱恶灵进入了土中的林永善的体内,奇迹发生了,永善的身体飘了起来,她又重生了。
“永善,你的正义我看在眼里,你的力量太小,抵挡不住罪恶的撞击,你才会死,来吧,我赐你更强大的力量,那就是正邪共存。”阿侬贝斯来了。
他把林永善带到冥界,托付给了先父,煞旦凶神。
“孩子,我赐你不死之身和邪恶的力量,但你的正义和善良依旧不变!去吧,孩子,为你自己报仇雪恨,回归家园!“煞旦将所有的能量注入到林永善的体内,林永善变得强大了。
“看!林永善醒了。“林永善苏醒了,大家都在她的床边看着她。
“这是?”林永善发现不在家也不在学校,她发现有许多陌生人。
“永善,我是你的生母,爱来卡瓦兹.美蕊爱。”精灵女王说着扶起她。
“妈妈。”永善回家了。
“你的眼睛是?”林永善的哥哥们问。
“我的眼睛?身体?不一样?而且我变强大了?”重生后的林永善说。
|“嗯!”大家说。
“我们看见你死了,很担心。但是,你又复活了。”家人说。
“我是死了,但是完全归功于我的义父,死神阿侬贝斯大人,是他给了我重生的力量与不死之身,现在我要报仇。”林永善说着,就飞了回去。
“看!她回来了!”人们欢呼到。
“阿婆。”林永善来到了林卡曼的墓碑。
“阿婆,对不起,我回来晚了,我没想到你在这里足足等了我一千年。“林永善流着泪说。
天黑了,林永善没有水喝,没有食物吃,快不行了。
“来,永善,永善!给,这是给你的肉包子,还有鸡蛋汤。“男友赵林说。
“嗯?“林永善抬起了头,发现男友赵林面黄肌瘦,才知道赵林是由枯尸托生变的人类男孩。
“你都昏睡一天了,我扶你回家吧,来,进屋。“赵林把她带到了卧室,等到林永善睡着后,所有的村民都变成了一幅幅的遗像,他们一直等待林永善,从28岁等到100000000年。
我一定要找到当初害死我的人,刘家!
林永善愤怒的想着,向刘家大院飞去,她从中午飞到晚上,躲在墙角里,消失不见。
“走西口,流着眼泪放歌喉。”刘家大儿子喝着醉醺醺的倒床就睡。
“你怎么喝这么多的酒?看这地脏的!”刘家大儿媳陈美美一边埋怨一边扫地。
“妈妈,我饿了,还有韭菜馅饺子吗?“孙侄女李爱爱说。
“爱爱,你想吃什么,妈妈给你做,可是你看这么晚了,我们要睡觉啊。”陈美美说。
“小气,抠门,一点也不给我做。”爱爱说。
“好好好,女儿别气,妈妈不给你做,爸爸给你做,你等着啊,我去给你做“想肉包子”。爱爱的父亲陈大明说着抱着爱爱去厨房。
“去厨房干什么?没有“想肉”啊。“爱爱不知道父亲因为食物短缺,是个“杀人魔”,他拿起菜刀正想向女儿爱爱砍去。
“住手!不许杀人!她是你的女儿!“那边传来了林永善的声音,她的男友赵林,就站在门外竖着,林永善在门外,眼睛泛出邪恶的紫蓝色,紫光一闪,就飞了进去。
“啊!鬼!”刘家大儿子拿着菜刀往后退:“你不要过来,别杀我,我可什么事情也没得罪你啊!”
“没害死我?几千年前,你杀死了一个叫林永善的无辜幼女,那个女孩,就是我,艾伯瑞.煞旦。你毁了我,让我的阿婆足足等了我1千年!我的男友,赵林,要不是因为你砍死了他,他就不会变成枯尸和我站在一起,你在当初把我奸杀了,还把他给害死了!这个仇,我今夜必须报!“说着,林永善就把怨气化为阴风,把房屋变成了无人村。
诅咒来临,无人能敌。林永善摇身一变,变为一个恐怖的“凶灵“,将仇恨的力量传播了出去,诅咒产生了,一切变为废墟。
“你想干什么?“刘家人从坟墓里爬了出来。
“我要复仇!把你们这些枯尸都给歼灭。”林永善愤怒的用眼睛一扫射,所有的废墟和墓地都化为乌有,死去的刘家人再也无力回天了,一束阳光照进来,刘家人的尸体和魂魄灰飞烟灭,在早上的阳光下,消逝的无隐无踪。
仇,报完了,但是,林永善的身体也变得透明,最终蒸发了。
全村恢复了生机,而村民赵林也粉碎了,因为,其他村民都是正常人,是真的人类,而他是枯尸托生的。人们怀念那个赵林这个只有16岁的村民,而林永善已成为另一个形式了,就是凶灵,一个会杀人的凶手,而在躺在坟墓里的当初收养林永善的好心人们,在他们心中,林永善是个会弃暗投明的、善良可爱的小女孩,根本就算不上“凶灵”一词。而精灵族也在阳光下,失散了,从此,阴间与阳间阴阳相隔,而没人知道世界上会有这样一个恐怖、又催人泪下的美丽传说,但愿凶灵不会再次出现,世界将是光明正义的,正义永远属于勇敢的人们!
启示:弃暗投明,正义善良是人们最顽强的一面,正义不可忽视,是不能用钱买来的,正义永远属于勇敢的人们,因为阳光总在风雨后,乌云上面有晴空!
好了,这就是“暗夜凶灵”的传说。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