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TV > 短篇鬼故事>一命换一命鬼故事TV

一命换一命

鬼故事TV发布时间:2021-05-08 08:40:42【短篇鬼故事】人正在读本文共有5945个文字

简介:一命换一命1、夜入太平间深夜,关时飞拉着瑟瑟发抖的陈乾,溜进了太平间。关时飞来到停放尸体的冰柜前,打开了其中一个抽屉,一个浑身结满了冰霜的尸体被拉了出来。 “它就是那个寻...

一命换一命 1、夜入太平间 深夜,关时飞拉着瑟瑟发抖的陈乾,溜进了太平间。关时飞来到停放尸体的冰柜前,打开了其中一个抽屉,一个浑身结满了冰霜的尸体被拉了出来。 “它就是那个寻宝专家?”陈乾瑟缩在关时飞的身后问。 关时飞看了看尸体惨白的脸,点了点头。

“这尸沉脑海之术真能引出死人生前的记忆?”陈乾又问。 关时飞不耐烦地说: “少废话j咱们赶紧看看,这个寻宝专家到底知道多少未被发现的宝藏。” 大学开学后,有人给关时飞介绍了一份看守太平间的兼职。 这个太平间就在学校对面的医院里,活很轻松挣钱又多,关时飞便接受了。

不久前,太平间里来了个寻宝专家的尸体,做梦都想发财的关时飞就动起了歪脑筋,想从这个死去的寻宝专家嘴里知道一些无人知晓的藏宝地点。 经过一番寻找,他还真找到了一种邪术——尸沉脑海之术。 据说,人脑中的记忆非常多,汇在一起仿佛汪洋大海一样,因此被称作脑海。即便人死了,只要尸体还在,脑海就会一直保留在脑中。

只要利用尸沉脑海之术,就可以打开人头顶的骨头,让里面的记忆飘出来,进到施法者的大脑中。 冰柜旁,关时飞将一瓶黄色的尸油、一支黑色的蜡烛和一把香摆在桌上。他用一块布,蘸了蘸温盐水,就要往面前尸体的头上擦,但他的手刚伸到一半,就又把手缩了回来。

关时飞转了转眼珠,对陈乾说: “我觉得还是你来比较妥当。你为人老实,还是让你先知道藏宝地点再告诉我吧,省得别人知道后,说我留一手,没把所有的实情都告诉你。”不过,关时飞可没那么好心,他是害怕这种邪术会伤到自己,才让陈乾来施法的。

这脑袋又冰又硬,让人止不住地打着寒战。 待尸体头上的冰霜擦干净后,陈乾点燃了那把香,将燃烧的香头贴到了尸体的头顶上。尸体的头顶升起一股黑烟,一阵腥香的烤肉昧随之冒出,在屋内弥漫开来。 很快,尸体头顶的头发就被烧没了,底下的肉被烫成了深褐色。

见状,关时飞示意陈乾停手,将点着的蜡烛和尸油递给了陈乾。 陈乾将蜡烛举到尸体的头顶上,把尸油一滴滴倒在烛火上。烛火一遇见尸油,就冒出了恶臭的黑烟,火焰也变成了黑色。尸油和融化的黑蜡混在一起,一滴滴落在了尸体的头顶上,这些液体并没有在头顶停留,而是渗进了肉里。

随着这些液体的渗入,尸体的头顶慢慢开出了一个小黑洞,洞里黑得疹人,用烛火一照,里面依然漆黑一片,根本看不到任何脑内的组织。 “这种邪术的关键步骤就是将尸油沉人人的脑海之中,因此才叫尸沉脑海之术。”一旁的关时飞解释道。 就在陈乾等着寻宝专家的记忆进入自己脑内时,一股黑色的东西从那个洞里涌了出来。莫非这就是那个寻宝专家的记忆?

陈乾慢慢低下头往那里凑去,发现那东西竟然是沾满了血的头发。这时,尸体的头突然颤动起来,吓得陈乾赶紧缩回脑袋。 随着颤动,尸体的头上起了一个个鼓包,骨骼碎裂的声音不停地传出,似乎有东西在里面不停地挣扎。接着,尸体的头猛地膨胀起来,一团血红色的东西蹿了出来。

陈乾和关时飞定晴一看,出来的居然是个披着长发,没有皮肤的血红色女鬼。 女鬼阴笑着说: “尸沉脑海之术不是用来引出人的记忆的,而是给鬼藏身用的。它可以将鬼伪装成记忆藏进入的脑海里,不被其他人和鬼发现。这具尸体要被火化了,我就想找个活人的脑海继续藏身。我一知道你们想查看这个人的记忆,就故意散布谣言,说尸沉脑海之术可以引出人的记忆,果然让你俩上当了。

话音一落,女鬼就拿起燃着的香往关时飞的头顶扎去。 陈乾见状,猛地扑过来挡在了关时飞身前,头顶被燃着的香头烫得冒出了烟。 关时飞一把推开陈乾,叫道: “咱们得把这个女鬼送回那具尸体的脑海中。”说着,关时飞就扑向那具尸体。此时尸体头顶的洞已经关闭,他赶紧点着一把香往尸体的头顶扎去。

陈乾踹开女鬼,顾不得头顶的疼痛,抓起燃烧的蜡烛和尸油,跑到了尸体的身边。他刚把蜡烛和尸油举到尸体的头顶,女鬼就冲了过来。女鬼双手一挥,将陈乾和关时飞打飞出去,然后将尸体扔出了窗外。 不等陈乾从地上爬起来,女鬼就压在他身上,用蜡烛和尸油在他的头顶上开出了一个洞,就想往里钻。

紧要关头,女鬼突然大叫一声,捂着腰倒在了地上。 关时飞赶紧拉起陈乾,逃了出去。

2、替它超度 一回到关时飞的家,陈乾就拉住关时飞,让他看看自己头顶的洞闭合没有。关时飞看了看,让陈乾放心,那个洞早就没了。 死里逃生,二人都已筋疲力尽,他们虚弱地躺在了沙发上。没过多大一会儿,屋内就响起了鼾声。

睡梦之中,陈乾觉得自己的脑中仿佛被人注入了冰冷的海水,胀痛无比,还一阵阵发冷。他惊醒过来,摸了摸自己的头竟然比冰块还冷,这才明白过来,刚才那并不是梦。 突然,一阵凄厉的笑声在屋内回荡起来。 陈乾惊叫起来: “你是谁,” 被陈乾这么一喊,关时飞也醒了。

他看到陈乾痛苦地抱着头,一股黑气从陈乾的头顶冒出,那阵笑声正是伴着这股黑气从陈乾的脑子里传出来的。 关时飞走到陈乾跟前,哆嗦着说: “那笑声是从你脑子里传出来的。看来,那个女鬼已经进到你脑子里了。” 陈乾听到这话,吓得立刻僵住了。

关时飞见状,转身就往外跑。他可不想和一个脑子里有鬼的人待在一起,可是,他刚跑到门外又停住了。这鬼是因为他才进到陈乾脑子里的,如果陈乾因此死了,他无论如何都脱不了干系。想到这儿,他又折回屋内。 “别怕,我帮你把鬼弄出来!

关时飞打算故技重施,用尸沉脑海之术把鬼给弄出来。可是,当他把尸油通过烛火滴在陈乾的头顶时,陈乾竟然抱着头大叫起来,血从陈乾的七窍之中慢慢流出,滴在了地上。 “这是怎么回事?”关时飞惊叫着扔掉了蜡烛和尸油。 这时,女鬼的脸在陈乾的脸上显现出来。

女鬼阴笑着说: “你以为我会任你摆布吗?只要你伤害我,我就往死里折磨他。” “你要怎样才会离开‘”关时飞着急地问。 女鬼舔了舔陈乾脸上的血,说道: “我得罪了一个鬼,所以才要躲起来。只要你们帮我超度它,让它不再找我报仇,我就会离开。

“好,我答应你!” 按照女鬼的意思,关时飞带着陈乾到了学校后边的乱葬岗。关时飞让陈乾坐在乱葬岗中央,将点燃的黑色蜡烛围着陈乾摆了一圈,并在陈乾面前放了一碗用尸油泡过的大米,然后从乱葬中挖出一块又腥又臭的尸泥涂在了陈乾的头上。准备就绪,关时飞点燃一把香,插在陈乾面前的碗中,然后念起了女鬼教他的咒语。

关时飞一边念咒语,一边偷偷从裤兜里摸出一块早已准备好的辟邪玉石。他打算只要女鬼一露头,就让它魂飞魄散。咒语念了不多会儿,碗中的香和外面的蜡烛就都熄灭了。 陈乾突然像着了魔一样目露寒光,端起面前的碗,一口气将里面的大米吃了个精光。

看到这一幕,关时飞愣住了。 女鬼的脸在陈乾的脸上浮现出来。 女鬼得意地笑道: “你们还真好骗。我刚才受了重伤,天亮前就会魂飞魄散,我让你做的那些法事是给我疗伤的。我现在痊愈了,你们更没法赶我走了。” 听到这话,关时飞气得脸都绿了,就在他千着急时,一个男生从角落里冲了过来。

男生指着陈乾脸上的女鬼吼道: “我可找到你了,今天我要和你好好算算账!”说着,男生就扑到了陈乾面前,伸手要将女鬼从陈乾身上抓出来。 女鬼控制着陈乾,和男生打在了一起。男生见自己斗不过女鬼,便冲关时飞喊道:“快用筷子夹住女鬼的双手!

这荒山野岭的哪有筷子,关时飞急得到处乱转。突然,他在地上发现了两根木棍,就和筷子差不多。他拿起木棍,就往陈乾的手上夹去,可是,那女鬼躲在陈乾的身体里,很难夹住。 打斗中,关时飞一不留神把两根木棍戳到了男生的手上,只听“哎呀”一声,男生栽倒在地上。

3、腹背受敌 关时飞一分神,女鬼控制着陈乾一脚将关时飞踢倒了。关时飞顾不上喊疼,赶紧爬起来去看那个男生,发现男生的手上不停地冒着黑烟。关时飞只顾着看男生的伤了,一不留神将那两根木棍掉到了男生的脖子上,男生立刻“哇哇”大叫起来,脖子上冒出了更多的黑烟。不一会儿,男生脸上的皮肉就掉了下来,最后只剩骨头。

“你是鬼!”关时飞惊叫起来。 女鬼笑道: “它就是那个追着我报仇的鬼,多亏你用那两根桃木枝伤到了它,否则我还真打不过它。” 一鬼未除又添一鬼,现在自己是腹背受敌,想到这儿,关时飞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他举起了手中的辟邪玉石和两根桃木枝,说道: “你们别过来,我有法宝。” 女鬼轻松地说: “我现在藏在陈乾脑海之中,不怕这些。” 关时飞把手中的东西指向那个男鬼。 男鬼冷笑道: “这些东西只能让我受些轻伤,根本奈何不了我。

站在两鬼之间,关时飞一下傻了眼。突然,他惊喜地冲着远处挥手叫道: “张天师,王天师,你们可来了,快灭了这两个恶鬼。” 那两个鬼听到这话顿时一惊,都紧张地看向远处,可是,周围空荡荡的,一个人影都没有。等它们回过头时,关时飞早已没了踪影。

关时飞没命地跑着,幸亏他刚才急中生智才想出这么一条脱身妙计,否则,就只能任鬼宰割了。直到累得跑不动了,他才躲进了一簇灌木丛中,天亮以后,那两个鬼就无法奈何自己了,到那时自己再回学校搬救兵。想到这儿,他坐到一棵树下,靠着树干休息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关时飞突然听到有人叫自己,仔细一听,那好像是陈乾的声音。

“关时飞,出来吧l我趁那两个鬼打得两败俱伤之时,除掉了它们。”陈乾的叫声越来越近,很快就来到了关时飞藏身的灌木丛外。 关时飞不敢轻易相信,就偷偷地探出脑袋去看。这一看不要紧,女鬼的脸在陈乾的脸上浮现出来,女鬼正好看到了关时飞。

关时飞赶忙从灌木丛中跳了出来,没命地狂奔起来,他身后的“陈乾”双脚离地,贴着地面飞快地往前飘着。 关时飞没跑几步, “陈乾”就超过了他,拦在了他的面前。关时飞知道自己根本逃不出女鬼的手掌心,但他还是转身又狂奔起来,不久又被“陈乾”拦住了。 直到关时飞累得趴在地上直喘粗气,女鬼才俯身拍着关时飞的脸,居高临下地说: “好小子,有本事你再跑啊l要是跑不动了,就让我吃了你补补身子。

说着,女鬼的头从陈乾张开的嘴里伸了出来,往关时飞的脖子上咬去。 此时的关时飞再无力气反抗,只能听天由命。他闭上了眼睛,等着女鬼把自己吃个精光,等了好一会儿,他身上并没任何疼痛的感觉。他觉得自己好像飞了起来,睁眼一看果真如此,他转过头,发现抱着自己飞起来的居然是那个男鬼。

一落地,男鬼就把关时飞摁在了地上。 关时飞绝望地说: “你杀了我吧。” 男鬼摇了摇头,说道: “我不想杀你,而是想让你帮个忙。” 听到这儿,关时飞转过头,奇怪地看向男鬼。 男鬼给关时飞解释了起来:男鬼本来活得好好的,那个女鬼为了增强自己的法力,就吃了男鬼。

男鬼死后,一心想找女鬼报仇,可是,女鬼居然利用尸沉脑海之术躲进了一具尸体的脑海之中,让男鬼无法找到它。直到女鬼从尸体的脑海中出来,男鬼才发现了它。当时,男鬼见女鬼要躲进陈乾的脑海之中,就趁机打伤了女鬼,没想到,狡猾的女鬼还是想方设法躲进了陈乾的脑海之中。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关时飞盯着男鬼。 男鬼说道: “我当然是想让你帮我除掉那个女鬼,这样,对咱们都有好处。” 听男鬼这么说,关时飞考虑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4、鹿死谁手 这会儿,气急败坏的女鬼正对着一棵大树发火。它控制着陈乾,对着树又踢又打,陈乾的手和胳膊上已经磨掉了一层皮,鲜血滴落在树下的花草上。 “我来了,别再拿陈乾出气了。”关时飞跑到女鬼的面前。

“看你这回还能往哪儿跑!”女鬼冲关时飞扑了过去。 关时飞一闪身,露出了藏在身后的男鬼。男鬼一把抓住女鬼,和女鬼打在了一起。可是,男鬼刚才受过伤,很快就落了下风。见自己支持不住了,男鬼冲关时飞叫道: “快帮忙!

关时飞立刻冲到两鬼身边,掏出桃木枝和辟邪玉石就往男鬼的身上狠狠戳去。他根本不敢停手,直到把男鬼戳成了马蜂窝,才停下。 女鬼冷笑一声,问道: “你这是什么计策?” 关时飞擦擦汗,说道: “你躲在陈乾的体内,我根本就伤不到你。

少一个鬼我的危险就少一分,所以我才假意答应与它合作,为的就是想找机会除掉它。” “你真够狡猾,不过,现在没人给我捣乱了,我可以痛痛快快地吃掉你了。”说着,女鬼就扑向了关时飞。 “我怎么可能让你吃掉呢?”关时飞等女鬼从陈乾嘴里探出头,就把一瓶水倒进了女鬼的嘴里。

女鬼一咽这水,嘴里就冒出了黑烟和黑水。它捂着脖子,痛苦地问:“这是什么?” “刚才那两根桃木枝被我烧成灰撒进了这瓶水里。”关时飞说着,摇了摇手中的瓶子。 这时,倒在地上的男鬼站了起来。它一下推倒陈乾骑到他身上,抓起一把燃着的香,用香头在陈乾的头顶烫了一下,然后将尸油通过黑色蜡烛的烛火滴落在陈乾的头顶上。

不久,陈乾的头顶开出了一个小洞,男鬼纵身一跃,跳了进去。现在,女鬼身受重伤,再无能力争斗,很快便被男鬼从洞里推了出来。 见女鬼一出来,关时飞就举起手里的玉石,往女鬼身上不停地戳去。女鬼被捅得“哇哇”大叫,身上不停地冒着黑烟黑水,很快,它就瘫倒在地,化成了黑烟。

见女鬼已经魂飞魄散,关时飞虚脱地坐在地上,喘息了起来。休息了一会儿,关时飞才想起那个男鬼还没有出来。 他拍了拍陈乾的头顶,叫道: “你快出来吧!” 谁知,男鬼“嘿嘿”一笑,它的脸浮现在了陈乾的脸上。

它说道: “其实,尸沉脑海之术不仅仅是让鬼藏身那么简单。只要稍作改动,它还可以让鬼和脑海的主人换命。我生前为了赚钱,和那个女鬼联手做过不少伤天害理的事,它是因为分赃不均才杀了我。它躲在人的脑海里,不仅仅是要躲我,还要逃避地府的惩罚。

陈乾是个极其善良的人,只要和他换了命我下辈子准能投个好胎,而他死后就得替我背黑锅受罚了。” “你敢耍我!”关时飞气得浑身直哆嗦,他抓起地上的石头,就往自己头上砸。 陈乾此时清醒了过来,一把抓住了关时飞的手,问道:“你要干什么?

“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要变成鬼,把你脑子里的鬼抓出来。否则,我死后也会受到地府的惩罚。”说着,关时飞甩开陈乾的手,用石头狠狠砸向自己的头顶,之后,他倒在了地上,魂魄飞了出来。 关时飞利用尸沉脑海之术打开了陈乾头顶的洞,飞了进去。

一进去,关时飞和男鬼就打在了一起。由于身上有伤,再加上体力透支,现在它和关时飞这个新鬼打斗也占不了多少便宜。只是,它俩的打斗让陈乾头痛不已。 陈乾抱着头在地上不停地翻滚着。 “你朋友如此难受,你还要继续和我打?

男鬼问道。 “我不管,我必须除掉你。”说着,关时飞用双手狠狠掐住了男鬼的脖子。不一会儿,男鬼便不动了,关时飞将男鬼从陈乾头顶的洞中扔了出去。

5、尾声 等了许久,陈乾见关时飞没出来,就问:“关时飞,你不出来吗,” 关时飞冷笑道: “你应该知道,我生前是个大恶人。前不久,我被查出得了绝症,我急着弄钱就是为了治病。不过,这病治好的几率极低,我就算现在不死也活不了几天。我不想死后受到地府的惩罚,看在咱俩兄弟一场的分上,你就和我换换命吧。

没想到,善良的陈乾一口答应,并问道:“我该怎么做才能和你换命呢?” 就在关时飞准备回答的时候,躺在地上的男鬼突然跳了起来,男鬼冲进陈乾头顶的洞内,将毫无防备的关时飞拉了出来。 此时,旭日东升,一见阳光,男鬼和关时飞身上立刻腾起了烟雾……。

上一篇:一个真实、恐怖的故事

下一篇:一滴血

相关推荐